※此篇主角:INFINITE  烈洙 / 洙烈 / 吐司 (無分攻受的原因.....看完就知道)

※主題:一本小說

 

 

 

李成烈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家,寫寫故事混口飯吃,平常時間他大部分都待在圖書館做義工,有人問他幹嘛不專心寫本小說然後大紅,反正李成烈又不是沒那個本事,但他總是會回你:

 

人生嘛!幹嘛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呢?不愁吃穿就好了,其他都是身外之物啊!

 

圖書館是他除了家之外另一個休憩場所,他會坐在櫃檯幫人家借書的時候,看著那些人到底借了哪些書,他們喜歡看哪一類的小說。他也會在整理書的時候翻閱其他作家的故事,學習裡面的文筆,累積經驗。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都會注意著一個男人,他長得比女生還要美麗,如果他不是穿著男生的衣服,他大概會以為那是女生吧!而那個男生好像也注意到他盯著他看,他主動找李成烈講話。

 

「請問……我的臉上或身上有什麼東西嗎?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

 

其實李成烈不是盯著他看,他是看著那個男人手上拿的書,剛好都是他喜歡看的,要不然就是……他自己寫的小說。

 

「抱歉,我只是在看你手上拿的書啦!」他好像被人家當成變態了。

「你也喜歡這位作者嗎?他寫得真的很好看喔!」那個男人興奮的說。

「哦?怎麼說?」

 

李成烈有興趣了,他不是不知道他自己寫小說有點名氣,只是從這位男人口中說出喜歡他寫的小說,他就有一種莫名的好奇。

 

「他寫的小說文筆很細膩,每次都能切重我內心的想法。」

「你說女主角內心的獨白嗎?」

「嗯!女主角那種苦苦等待並盼望男主角歸來得心情,真的打動我的心!」

「這表示你也在等待你的女朋友嗎?」

 

為什麼李成烈會突然提出這種問題呢?就算過了一年再度回想起這件事,他依然沒有答案。這件事也讓李成烈學到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往往會傷害到人。

 

「我……其實是男朋友。」那個男人怯懦的回答。

「我好像問了你的傷心事,那你和你的男朋友怎麼認識的?」李成烈趕緊轉移話題。

「你不會歧視我?」

「我怎麼會歧視你呢?你想太多了!」

 

每個人有每個人自己的性向,他李成烈憑什麼歧視人家,對吧?

 

「我叫金明洙,謝謝你接納我的性向。」金明洙伸出手要和李成烈握手。

「我是李成烈,這沒什麼,別謝我。」他和金明洙握手。

「你在圖書館打工嗎?」

「不,我來做義工的,你坐這吧!別站著聊天。」

 

金明洙就和李成烈聊他的情人。

 

他說他的男朋友很忙,每天都必須在公司加班,有時候忙到都沒辦法回家休息或好好洗個澡。雖然他們不常見面,但是金明洙每天晚上都會打給他,站在他們公司的前面,望著四樓認真工作的男朋友並和他聊天。

 

「對了,我們同居。」

「同居?你們交往幾年了?」李成烈莫名的感到驚訝。

「快要一年了。」

「還不到一年就同居?這樣會不會……進度太快了點。」

 

好吧,李成烈這一問又問到金明洙的傷心處了。

 

他的父母親非常反彈他們交往,不是排斥他的性向,他們說他根本就是愛情騙子,專門來騙金明洙這種人的,叫他別和這種人交往。但是金明洙不信,他說他的男朋友買了好多東西送給他,有時不小心在他家睡著,他也不會趁虛而入,反而還貼心的幫他蓋被子。

所以,他就跟父母親鬧翻,離家出走。

 

他想投靠他的朋友們,但那些朋友卻歧視他的性向,罵他是……這就不講了,還說他不跟同性戀一起住,怕會汙染他們。女性朋友很歡迎,但他們的男朋友卻不准,所以金明洙只好暫住在他的男友家。

 

「你的工作是什麼?你應該不只在圖書館當義工而已吧?」金明洙換了話題。

「我嗎?我是一位作家。」

 

 

 

 

 

------------------------------------------------------------------

所以無分攻受的原因大家就知道了吧 : )

一個主題大概都一至三篇,所以我會在前頁寫出主人公是誰^_^

這篇就是有想到一個主題才會寫,沒想到就......(?)

All意思是指想到哪一團就寫那團的文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