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 ═ ═ ═ ═ ═ ═ ═ ═ ═ ╗

║ ☆ 紅色警告區,慎入  ♥

║ ☆ 內有餓狼請小心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李浩沅阻止他,他手中的酒杯早就朝那不知好歹的傢伙丟過去。

 

南優鉉從外縣市回來金聖圭不得不承認是很開心沒錯,而且這件案子還辦的很成功並狠狠大撈了一筆,事務所整個興奮到特別為他們的南老闆開了一場派對。

可就算是為了他開的派對也太誇張了!

 

「聖圭哥,你冷靜一下啦!」李浩沅拉著金聖圭的臂膀。

「別拉我,我要去解決那不僅殘害未來國家棟樑還調戲良家婦女的傢伙!」

「可是你跟優鉉是什麼關係?你也沒說你喜歡他啊。」

 

李浩沅這句話瞬間澆熄了金聖圭這把怒火。

對啊,金聖圭並沒有說我喜歡你、你是我的這種話,一直以來都是南優鉉在和他說甜言蜜語的話,要不然就是一聲不吭的連骨帶肉直接把他吃乾抹淨,他好像一點付出都沒有。

那他到底有什麼資格去管人家把妹?

 

「就是不想讓其他男人找不到伴嘛!你看他身邊有多少個女人!」

「這還蠻有道理的。」李浩沅同意的點點頭。

 

待在南優鉉身邊久了也有這種好處,沒想到他找藉口的能力越來越強了!

南優鉉身邊圍了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形形色色的都有,只是甩動個頭髮也十分妖媚撩人,而且他們的手還摸著南優鉉的身子──在臉頰上的、在鎖骨上的、在胸上的、在大腿上的還有在那……

他真的看不下去了!手抓起一旁的酒杯直接乾完,讓吵雜的人聲及音樂蓋過腦中不知是嫉妒還是羨慕,剩至還有憤怒的想法。

 

如果有菜刀第一個去砍的就是南優鉉這喪心病狂的混蛋!

 

「哥你少喝一點啊!酒對身體不好。」李浩沅好心的勸著。

「我知道,今天就例外,我要喝個痛快!」

「對了,我已經跟東雨哥說好了,最近他可以幫忙你搬家具。」

「什麼?我什麼時候……」

「啊!東雨哥來了,我先去找他囉!」

 

李浩沅直接丟下金聖圭獨自一人在酒吧前,直接衝到張東雨的身邊。

現在他只剩一個人了嗎?南優鉉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對他說了這麼多甜言蜜語還和他做了那麼多情事之後還會這樣……讓一群女人圍在他的身邊?

 

「先生,一個人嗎?」一位十分有氣質的女生前來搭訕。

「嗯。」

 

南優鉉你看好了,他金聖圭也不是沒有人緣的!

 

「先生有東西在你的衣服上。」

「哪裡?」那個女生很親切的拍掉在金聖圭肩膀上的灰塵。

 

下一秒,金聖圭就直接被人給拖出酒吧並推上車。

 

「南優鉉你放開我,很痛耶!」

「……」

 

南優鉉沒有理他,只是幫金聖圭扣上安全帶之後飆速開回家。

一進門,金聖圭直接被南優鉉推倒在沙發上,解開金聖圭白色襯衫扣子後,在鎖骨上覆蓋他的唇並用力的吸允著,受不了突然的刺激,他全身瑟瑟地顫抖著。

 

「唔……哦啊……嗯……你、你幹什麼?」

 

只是用唇堵上他的嘴沒有回答,手捏上金聖圭胸前的紅點惹得他愉悅的一陣輕顫,唇膜拜似往下移落在金聖圭的胸前即腹部。

脫下金聖圭的褲子丟在一旁搗鼓著那漸漸抬頭的分身,時而輕時而重的挑逗著他的慾望,正當金聖圭準備要爆發前夕,南優鉉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從旁邊不知道拿了什麼東西。

接下來,金聖圭雙手被繩子反綁在背後。

 

「南優鉉,你幹什麼!還不快解開!」

「我要先處罰你,再跟你道歉。」

「什麼!你這樣做跟殺了人再說對不起有什麼兩樣!」

「處罰是因為圭哥讓那個女人碰你。」

「你自己不也是身旁圍了一群女人,你還敢訓我!」

 

他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況且那個女生只是幫他拍掉衣服上的灰塵罷了,這樣也有錯?

 

「這也是道歉的事,因為那些女人本來是要去找你的。」

「什麼?」

「他們看我跟你一起走進酒吧,想搭訕你所以才來找我。」

 

哼,他金聖圭還是有人要的,而且是一大堆!原來南優鉉這小子是在替他解圍啊……但也用不著他這樣犧牲色相獻出身體讓那群女人摸他的……算了。

 

「先不論這個,把我五花大綁並跟我說對不起,這叫道歉?」

「不然你會逃走。」

 

居然還把責任推給他,好個南優鉉!

噢──吸氣!吸氣!他真的快被他給氣死了!

 

「我從來沒有逃走的想法,你放開我。」

「不會逃走?」

「就算逃走也會立刻被你抓回來,我何必多此一舉?」

「這倒是。」

 

是你個頭啦!噢──忍耐,他一定要忍耐!

鎮定!鎮定!他一定要鎮定,識時務者為俊傑,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他被五花大綁也沒辦法做什麼,不如解開了再說。

 

南優鉉你很好!你給我記住!

 

 

 

 

----------------------------------------------------

圭哥終於立下誓言要反擊了嗎XDDDD

真心希望聖圭的笑容能變多,最近連訪問都很少講話了......

前些日子發生的那件事、世巡排演練習也好,回歸練習也罷,

其實都讓我很不捨.....算了別講這些了,我這篇開的那麼歡樂就是不希望在悲傷下去了^_^

痛苦總會過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