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說「南圭」或「鮭魚」都可以啦,個人感覺偏向鮭魚。

※ 點文for. 韓菲希    主題:醫生和病人

※ 聖圭視角

 

 

 

 

金風送爽,用青綠、深綠和金黃交織的樹直挺挺的立在窗外,外頭樹葉隨風飄落在地上,枯黃的葉子透露出秋天到來的氣息。

已經過了一年了啊。

將視線轉回手中病患的病歷表以及身體各項檢查的報告,讀完不經嘆了口氣,將資料擱在一旁小桌子上,疲憊的揉著太陽穴忍不住嘆了口氣。

 

明明檢查報告一切正常,為什麼你就這樣在病床上躺了一年。

 

「金醫生,探病時間……」一位護士催促著我。

「我下班了,今天也一樣留下來。」

 

不耐煩的擺擺手請護士離開,門輕輕的闔上後又聽到那些護士們悄悄的交談,又再嚼我舌根了是吧?要講別人壞話也有一點技巧好不好,這麼大聲是怕我不知道嗎?

習以為常、司空見慣,他們在背地裡說我和南優鉉怎樣怎樣,壓根兒不用想也知道,我連猜都不想猜。

就是有些人吃飽太閒沒事做。

 

「哥……哥……」南優鉉冷汗直流呻吟著。

「別怕,我在這。」

 

緊握著那顫抖的手,另一隻手輕撫著他的瀏海,發抖的身子漸漸趨於平靜,於心不忍、悲傷、難過全寫在臉上,淚水又止不住的溢滿眼眶。

如果躺在這病床上的是我,讓我代替他的痛苦那該有多好。

 

記得他昏倒的那天,我們就像一般情侶一樣出去約會,兩人甜得像要溢出蜜似的,羨煞旁人,也惹了不少白眼回瞪。

 

「你看,日出好美喔!」

 

你就像純真善良的小朋友看到新奇事物一樣興奮;看到糖果餅乾一樣開心,太陽準備升起反射在海平面的點點餘光灑在你的臉上。

啊,真帥。

 

「快看啊!你看我做什麼?」

「好,我看。」

 

癡癡傻笑,像極了個充滿少女情懷的人看到夢中情人似的呆傻,有點可笑、有點幸福。

 

「我們以後每天都來看日出,好不好?」

「好,都依你。」

 

曾經以為我們可以這樣手牽手直到永遠,卻不知這只不過是一場甜美夢幻卻遙不可及的夢。

 

「優鉉啊,你覺得幸福是什麼呢?」

「嗯……心滿意足。」

「只要你在我金聖圭的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是真的,如果這能實現該有多好啊!

握這你的手又更緊了些,好像在說:「不可以食言喔!」

 

 

「優鉉,我愛……」

話還沒說完,你就先倒下了。

 

呼叫器尖銳又刺耳的叫聲響起把我從痛苦的回憶拉回殘酷又無情的現實中,螢幕上的數字直直落下就如同倒數你人生的生命秒數。

拜託,不要。

那些剛剛在外面聊天的護士們聽到呼叫器的聲音迅速的拉開門衝了進來,而我這當醫生的早就開始搶救,小小的病房中瞬間吵雜了起來。

 

沒錯,就因為我是醫生,所以我知道無法子可救他了。

 

「哥……」虛弱的呻吟卻讓整間病房安靜了下來。

「怎麼了?」

「別救了……我、我有話……」

「出去吧。」

 

我趕快請那些護士們離開,時間不多了,南優鉉僅剩的時間不多了。

 

「你還記得我們去看得日出嗎?好美喔。」

「嗯,以後再帶你去看,好不好?」

 

以後……我們還有以後嗎?

他輕輕的點點頭,那麼細微的動作如果不是我仔細地看著你,恐怕也不會察覺吧。

你緩慢的勾起微笑彷彿在安慰我說沒事了、別難過、別傷心,好像生病的是我不是你……如果真的失去你,那我會過得如何?

 

「日出……改天再去看吧!」

「好,都依你。」

「那哥……我先睡一會兒。」

 

你緩緩的闔上眼睛,輕柔的吻上你的雙唇,不敢吵醒卻又想把你叫醒,我就是一個如此矛盾的人。一道拔尖的聲響響徹整個房間、響徹整個世界、響進我的心裡,之後再也沒有動靜了,螢幕上的數字歸零。

長聲哀嚎在呼叫器響完後劃破寧靜的病房,淚水止不住的溢出眼眶。

 

 

驀然驚覺,那是我們倆之間的初吻。

 

 

 

 

 

 

-------------------------------------------------

喔耶希希我寫完了,雖然是....這種文(###

今天我生日還這麼虐是怎樣=   =

嗯哼以後大概只有六日會看到我出沒(?)了吧XD

雖然有點久,但我們月考後見吧^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