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為耽美同人區,不喜勿入!
★喜歡哥哥們,所以才想要撰寫有關他們的故事。
☆你不喜歡這裡也請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及尊重,不喜歡部落格出現一些嘰嘰喳喳的東西。
★會竭盡所能平衡CP出現率,但私心是人之常情嘛~ 有坑請勿摧,我不是故意的OwO
☆希望能多聽大家的意見,所以留下美麗痕跡在離開吧^_^

 

※ 改編自魯迅《吶喊》裡的一文〈孔乙己〉

※ 原本以酒店裡小伙計的第三人稱介紹孔乙己,後來老師教我們用「孔乙己」當第一人稱來選擇題目改編,因為寫得很開心就放上來和大家分享,可能要去看一下原文才知道再寫些什麼。

※ 改編,所以與原文有很大的差異,文章的主旨也不同。

 

 

 

「孔哥哥,我們約定好了喔!將來長大你一定要娶我為妻。」

小女孩玩弄著手上的花朵用細如蜜似的聲音對著大男孩嬌羞的說,那男孩聽完張開手拍拍胸脯說:「等我考上秀才,一定娶你為妻!」大男孩因變聲而略微嘶啞的嗓音說出信誓旦旦的話語。

他們倆家是世交,長輩們互相認識也常常彼此幫助,感情可以說和一個大家庭沒什麼兩樣──甚至更好只差沒有同姓而已。

那時候的我快入弱冠之年,而她只是八歲的小女孩,為了這個承諾我日夜苦讀,手生了凍瘡也照樣繼續讀書寫字,拖著疲憊的身軀,絕不偷懶。

眼看考試的日子逐漸來臨,我更加勤快的念書,「孔哥哥,歇息一會兒吧!喝杯薑湯暖暖身子,把身體累壞了那怎麼行。」她用小手端著托盤走來,上面放著還冒著熱氣的薑茶,明明只有八歲但女人的姿態已漸漸顯露。

 

「謝謝你。」

「不客氣,先喝了吧!」

 

她露出淺淺的微笑,啊!那笑容真是迷人!在寒冷的冬天向陽光一樣溫暖我的心,我伸出手輕拍她細嫩的雙手,她害羞的將手縮回道:「死相!男女授受不輕,你一個讀書人還這樣!」明明只是年紀輕輕的我們,相處起來卻像老夫老妻一樣真是奇怪。

曾經相信我們可以簡單幸福的繼續走下去,但好景不常,一場突如其來的戰爭打碎了這一場美夢,我被徵招成備軍入伍,她揮手向我道別的畫面竟然成為我和他最後一段回憶。

 

一晃眼十多年過去了,我連個秀才也沒考上,在戰亂中也和女孩斷了訊,現在的我只剩一部亂蓬蓬略帶白髮的鬍子,蒼白的臉上掛滿了皺紋和傷痕,從破爛不堪的長衫口袋裡拿出幾文錢點了一杯酒──每當我想起妳的時候都會如此;雖然借酒消愁愁更愁,但至少能暫時忘記自己一無是處的無能、懦弱。

 

「你一定又偷東西了吧!」酒店裡的人看到我變高聲嚷道。

「你怎麼能憑空汙人清白……」

 

說的真是心虛啊!這般可悲的我儘管知道別人沒有亂說,可為了我那一定點的自尊心,我還反駁回去──只是為了那僅存讀書人的面子。想來也可笑,不過至少我也有一點功用,使這間酒店因為我被調侃後的反應氣氛活絡了些。

從小衣食無圈的家庭造成現在一無所成的我,就算寫了一手好字卻天生犯懶的性格鈔書鈔沒幾日連書及毛筆一併帶走,拿去典當也可賺些小錢,還一環機竊的酒債──偷竊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日常生活的壞毛病了。

 

「聽說丁舉人家又招了個妾,這次是個美人胚子呢!」

一旁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子高舉著酒杯大肆宣傳,果不其然女人和金錢最能引起男人的興趣,一群人豎起耳朵聽下去。

 

「那女子長得如何啊?」一個皮頭發紅的年輕小夥子追問,中年男子瞇起眼睛,用著有些色色的眼神看了全場男性確認都注意他了以後緩緩開口說:「雖然說年紀已二十多歲,可那皮膚吹彈可破,眼神隨時迎滿笑容,身段妖嬈嫵媚,一副清純可人討人憐愛的模樣,丁舉人可疼愛的步的了喲!我記得名字是……」

突然微醉的我精神全回來了,原來……原來你沒死!

 

快接近破曉時分,我翻牆進入丁舉人家中,經過每一間屋子都從窗戶窺探你在哪,走到一間看起來特別新的房子時從窗口看入,一位女子坐在梳妝台前梳理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臉上有些許的哀愁。

 

是你!我非常確定那是你!

 

激動的淚水奪哭而出,嘴巴不自覺得輕喚:「孟如煙……如煙……」女子轉過頭,清澈如水的眼睛因太訝異而睜個老大,她說:「孔、孔哥哥?」不等他把話說完,我打開窗戶入,奔到她的身旁,朝思暮想的她就站在我的眼前,興奮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這些年去哪了?我四處打探你……」不等我把話說完,如煙激動的打斷:「你怎麼在這?這裡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出去!」

我愣住了,怎麼會是得到這種回應呢?

「如煙,你……我們逃出去好不好?小時候我不是承諾過我會娶妳為妻的嗎?怎麼現在……」我怯懦的問。

 

她聽完嘆了口氣過了一陣子──如隔三秋一樣長,她終於開口說話了。

 

「那年戰爭父親帶著家人逃離邵興,一路上的遭遇有多艱辛我就不說了,我等你等了十三年,盼到心灰意冷而父親帶我們逃難的時候欠了丁舉人父親一大筆債,我只好嫁給丁舉人,幸好他帶我不薄,也讓我的家人安定下來。」語畢,如煙放了一個小錦囊和一些銀兩在我粗糙長滿的手裡。

「我們已經不可能了,孔哥哥。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此生別再相見了吧!對不起……沒能再等你更久。」

 

我緊握住錦囊,艱困的開口:「不……是我、是我負了你。」

 

失魂落魄的走出房子,是啊!我孔乙己到底這一生中完全擁有過什麼?旁人的嘲笑、考場上的失憶,連心愛的人也嫁為別人的妾了,也許我根本沒有資格生存在這世界──這世界不需要我,少了我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有小偷,庭院裡有小偷!」園丁用著宏亮的聲音大喊,馬上引來附近其他的僕人,我慌張的想逃跑,突然一個高頭大馬的壯漢子把抓住我,連續幾天挨餓早已讓我沒有力氣跑了,更何況是逃呢?

「來人啊!給我打這不要命的竊賊!記得別打到手,他還得寫服辯呢!給我留下半條命,讓他生不如死!呸!敢偷我加東西,找死!」丁舉人不屑地說,還吐了口水在我臉上。

幾位壯丁聽完力馬拿起放在庭院的木棍往我的腿上打,很痛,但沒有心來的痛。

可能打完了之後丁舉人也氣消了,看我可憐也沒拿走如煙給我的銀兩,日子漸涼了,中秋節熱鬧的街道、喧嘩的人群們好似在嘲諷我有多麼的孤單。

 

其實那天和她訣別,在我轉身離開之前有把我叫住,吻毫無預警的落在我乾癟的嘴唇上,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秒,卻叫我永生難忘。

朔風無情的吹,穿上破爛的棉襖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經過酒店時拿出了幾文錢來買酒,無意外掌櫃又開始嘲諷我,懇求的眼神投向他,我頹唐的說:「跌斷,跌,跌……」過了一會兒酒來了,付了四文大錢便趕緊把酒喝了,手滿是泥、心滿是傷痕,拖著沉重的身子爬向門口。

 

啊,我忘了說──我打折了腿。

 

爬到街上,冷風造就呼呼地吹,沒爬多久手也沒力了,直接倒在路邊,滾燙的淚水又止不住的烙下──因為太想妳了。

孟如煙,這個名字就像一顆懸掛在心中的石頭,不知該提起還是放下,該丟棄還是好好保留,茫茫人海中常常尋找一張與她相似的臉孔,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讓時光回流到從前的我們。

 

妳真的像一場夢,如煙霧散去,毫不留戀。

 

數個畫面在眼前閃過,全是你我之間的回憶,啊!人的一生和其短,我們卻常要花漫長的歲月來學習遺忘,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顯得這已然無意義的一生如此的短暫。愛了她一輩子,想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忘記、放下了,反而記得越清楚、越放不下。

繁星點點,點綴了天空的漆黑,也為寒冬增添了些溫馨的氣氛。也許沒有斷訊的話我們就會再相守到永遠;也許我考中秀才的話結局就會不同了;也許你在等我久一點或者是我早一步找到你,你就不會嫁人了。

好累,當人真的好累。閉上眼睛,夢裡,也許能遇見你吧!

 

也許,我們根本不該有開始。

 

 

 

 

 

-----------------------------------------------------

我看別人寫得要死要活,抱怨連連,我倒是寫得很開心XD

把這當小說寫就不會很困難了吧!

強烈建議大家先去看〈孔乙己〉之後再來看,原文主旨早已被我抹殺掉了~

無意外就是寒假見了(抱頭狂奔)

 

 

 

創作者介紹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韓菲希(.ヮ.)っ
  • 哈哈哈哈哈跟原文走向真的差好多XD
    上課聽這一課時腦袋也一直有別種故事竄出來(#
    可惜咱老師沒要咱們寫 (#

    寒假見喔蓉兒!我等妳(####
  • 果然同是高一的知道~
    其實上這篇的時候我有1/5的時間在睡覺XD
    沒辦法真的有點無聊OAQ
    你也可以寫一寫PO在你那啊!
    我一定會去留言的!!!!!

    也許(?)寒假見囉(哭)

    。蓉兒ღ。 於 2014/01/01 20:22 回覆

  • 徐天才
  • 哎呀今天剛上完呢。

    邊上這課邊感到悲哀...
    感嘆啊。
  • 你們剛上完啊....真的只能說是他活該吧!
    不努力又死要面子,原著寫的真的很好~

    。蓉兒ღ。 於 2014/01/17 14: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