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為耽美同人區,不喜勿入!
★喜歡哥哥們,所以才想要撰寫有關他們的故事。
☆你不喜歡這裡也請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及尊重,不喜歡部落格出現一些嘰嘰喳喳的東西。
★會竭盡所能平衡CP出現率,但私心是人之常情嘛~ 有坑請勿摧,我不是故意的OwO
☆希望能多聽大家的意見,所以留下美麗痕跡在離開吧^_^

181.jpg  

※一周年點文活動for.吃貨∞爍 主題:天使  地點:很夢幻的天國場景

※劉永才生日賀文

 

 

 

 

鄭大賢感覺他正墜落,永無止盡的。

背後傳來陣陣灼熱感,他知道自己的羽毛已經燒起來了,眼睛是睜開的,但眼前所見只是一片漆黑其他什麼都沒有,手掙扎的擺動像想在茫茫大海中尋找一根漂流木,但他抓到的只是一團又一團的空氣,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沒錯,路西法失敗了。

路西法率領追隨他的天使們在天界北境叛變,夜晚他乘著劉永才熟睡之時加入戰爭中,經過三天的天界劇戰準備萬全的路西法還是被基督給擊退,而這些追隨他的天使們只有三個下場──在戰爭中死亡、戰爭後被殺死或者像他一樣從天上墮落。

路西法經過九個晨昏才墮入地獄,而沒被殺死的天使也緊接在後被打入凡間或者地獄中,在隕落之前我聽到有人說:「他們真幸運,留了下來還可以到凡間。」

 

真可笑,這只是早死跟晚死的差別罷了。

 

到了人間活到了審判日後依然會被丟進火湖內燒死,身體的灼熱絕對比現在墮落的痛苦厲害上好幾十倍,上帝是個仁慈的人,以這種方是懲罰背叛他的天使們──真是有夠仁慈的。

「劉永才,你還好嗎?」墮落中的鄭大賢腦中這疑問一直徘徊不去,他不知道戰爭後劉永才怎麼了,以他的個性應該是選擇了上帝然後安穩的待在家中思考著他怎麼不見了吧?

只是這個疑問終究沒有解答,因為他再也看不到他了。

 

 

鄭大賢碰的一聲倒在地上,他的身體麻掉了,意識也逐漸模糊……。

 

刺眼的陽光滲入房裡,鄭大賢意識逐漸恢復,四肢知覺也慢慢回來。奇怪,印象中他最後是倒在地上啊!怎麼背部的觸感不是硬梆梆的土地而是軟綿綿的床鋪呢?

「你醒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瞇著眼的鄭大賢望向聲音的來處,驚訝全寫在臉上,他立即從床上跳起來擁抱那個說話的人。

 

「劉永才……永才、永才」鄭大賢不自覺的低喃。

「先、先生你做什麼?請快放開我。」被他抱在懷中的人奮力掙扎。

「你……不是劉永才嗎?」

「劉永才是誰啊?我是英宰,看你倒在路邊才救你的。」

 

不對,他怎麼可能會認錯?

 

「你真的不是永才?」鄭大賢質疑的問。

「我不是,而且先回答我吧!先生你住哪?怎麼突然倒在路邊?」

「這個……」

「你該不會是外星人吧?還是什麼從異世界來的人?」

 

英宰睜大撲閃撲閃的眼睛,興奮的盤問著鄭大賢不經讓他開始確定這不是劉永才,劉永才才不會用這種好奇的眼神詢問他奇怪的問題呢!可是容貌真的很像……。

直盯著英宰的臉不自覺的開始發愣,連他在問些什麼也一併忽略,永才啊,為什麼他跟你那麼像呢?上帝現在是在折磨我嗎?偏偏選了一個長的這麼像你的人找到我,看來我罪孽深重啊。

 

「欸先生,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我叫鄭大賢,不是欸,沒有家,我只是普通人突然……暈倒了。」

 

人類突然昏迷是叫「暈倒」沒錯吧?還是叫做「跌倒」?該不會是「摔倒」吧?之前上人類語言與文明的時候因為覺得不會用到就沒專心聽課了,結果誰知道現在竟然會用到。

嘖,人類語言怎麼那麼難,可惡。

 

「所以你有貧血囉?」劉永才追問。

「……算是吧。」鄭大賢絕對不會承認他不知道「貧血」是什麼。

「沒家住,那就住我家吧,幫我付一半的房租,最近做研究缺錢。」

「我沒錢。」

 

英宰說什麼沒關係反正他打工的地方正好缺人,所以鄭大賢就被半強迫留下來了。英宰對他不錯,因為天使體力比一般人類好上幾十倍所以打工起來也特別優秀,被老闆發獎金時他絕對不會錯過英宰羨慕的表情──雖然最後那些錢全部都拿去請英宰吃飯了。

他不會算人間的日子,只是看客廳裡的日曆慢慢變薄就大該知道一年又快過去了,算一算的話英宰也用掉快3份日曆了吧!這樣是幾年呢?反正鄭大賢沒興趣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

他跟英宰相處的日子很開心,雖然偶而會起些爭執但大致上都蠻好的──除了看見他的臉會想起劉永才以外。

思念如河水氾濫一般無法阻擋,他忘不了也抹去不掉劉永才在他心上的位置──直到那天。

 

「英宰、英宰,你怎麼了?」鄭大賢拍拍倒在他懷裡的英宰的臉頰

 

打工到一半的時候英宰突然莫名其妙的暈倒了,老闆緊急叫救什麼車送英宰到醫院裡,照理來說鄭大賢應該不會這樣才對,當他是天使的時候早已習慣人間的生離死別了,幾百年來偶而憐憫一下僅僅如此罷了──可是他現在莫名的慌張。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英宰,鄭大賢心急如焚。

不久前英宰突然向他說他喜歡他,這在人類世界中應該叫告白吧?老實講,鄭大賢並不是對劉永才沒有感覺的,只是他不確定是真正喜歡抑或是……對著劉永才的依戀轉植到英宰身上呢?

只是他還來不及回答,告白的人已經陷入昏迷了。

 

「永才啊,你醒醒。」鄭大賢低喃。

「……恩……。」英宰突然無意識的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等等,他剛剛是叫永才,不是英宰啊?還是這只是巧合?

而且他是用天使語說得。

 

「永才,是你嗎?」鄭大賢又問。

 

他得來的不是英宰的回應,而是一段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聲音訊息──他知道那是劉永才的聲音,絕對不會認錯的。

 

大賢啊,是我永才。其實那天晚上我知道你加入了戰爭並選擇與路西法站在同一陣線,當然我們都知道結果失敗,你成了墮落天使。而我呢?很不幸的是在那場戰爭中我並沒有選擇上帝也沒有選擇路西法。

我選擇了最蠢的方式,哪邊都不選。

於是在你墮落前幾天我就被打入凡間了,記憶被消除成了現在躺在你面前的英宰。大賢,忘了我吧!我不可能再出現在你面前了,這段聲音訊息也是在我進入凡間前用最後一絲神力儲存的,我也不知道你聽不聽的到這段話,但是我相信人間裡有個名詞叫做「緣份」。

我想,我們應該還有緣對吧?

如果是其他天使聽到的話能否請你帶話給鄭大賢呢?這是我最後一個請求,其他的不重要,拜託幫我傳達一句話。

 

「大賢,我愛你,忘了我去尋找其他緣分吧。」

 

淚水早已止不住的流下,鄭大賢知道劉永才不希望自己沉浸在悲傷中走不出來,但是那句我愛你狠狠的烙印在他心底。聲音消失之後英宰就醒來了,他迷糊地打探這裡是哪裡的時候看到坐在身旁的鄭大賢正在流淚。

 

「大賢,你怎麼了?」英宰擔心的問。

 

鄭大賢沒有說話,只是將英宰擁入懷中。

他已經不管了,審判日什麼時候到來他不知道;被丟入火湖裡會有多痛苦他也不曉得;現在在他懷中的到底是劉永才還是英宰他也不明白。

所有該珍惜的卻沒珍惜;所有珍貴的卻流逝掉的,他都不在乎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像往常,一直在改變。

 

不變的是,他會愛著現在雙手正輕拍他背的男人。

 

 

 

 

 

 

--------------------------------------------------------------------------

好吧一整個寒假我只結束了一篇點文,我還有兩篇啊OAQ

而且這篇還跳很快=   =

結果時間咻咻咻就這樣開學來臨了((抱頭

然後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寫完呢....

這是一個無解題XD

祝大家新學期順利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徐天才
  • 我發現跟你抬槓的人真的變少了

    重點是 這篇好令人難過嗚嗚嗚...
    噢噢噢好喜歡這種失去什麼卻又意外獲得什麼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祝新學期順利ˊvˋ
    話說我們班上轉來新同學挺開心的...
    韓飯+1!
  • 真的啊....像這篇只剩你了OAQ
    可能大家都忙吧,要不然己就是我回覆太慢了....

    不要難過了~我這邊幾乎沒什麼甜文啊XD
    甜文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寫不太出來(嘆)
    我自己看也都是看虐文居多啊~

    我這學期真的需要「順利」
    因為事情好多喔OAQ
    新同學....再我們班應該不太可能發生....
    因為我們那般只出不入啊(三年都是如此)

    。蓉兒ღ。 於 2014/03/01 19:25 回覆

  • 徐天才
  • 堅持阿ˊˇˋ
  • 是啊....不過精神壓力真的有點難抒發....

    。蓉兒ღ。 於 2014/03/15 21: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