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為耽美同人區,不喜勿入!
★喜歡哥哥們,所以才想要撰寫有關他們的故事。
☆你不喜歡這裡也請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及尊重,不喜歡部落格出現一些嘰嘰喳喳的東西。
★會竭盡所能平衡CP出現率,但私心是人之常情嘛~ 有坑請勿摧,我不是故意的OwO
☆希望能多聽大家的意見,所以留下美麗痕跡在離開吧^_^

 

╔ ═ ═ ═ ═ ═ ═ ═ ═ ═ ╗

║ ☆ 紅色警告區,慎入  ♥

║ ☆ 內有餓狼請小心     ♥

╚ ═ ═ ═ ═ ═ ═ ═ ═ ═ ╝ 

 

 

 

朴燦烈再也受不了了,看了一整天都暻秀和那個叫金鐘仁的人膩再一起,他真的要瘋了!拿起吧檯上的酒杯又喝了好幾口,舞廳裡吵雜的音樂幫忙蓋過朴燦烈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思想,這時一個人拿著酒杯坐到他旁邊。

 

「一個人喝酒啊?」

「……」

「失戀?被人甩了?」

「你走……開。」

 

朴燦烈本來不想理這前來搭訕的人,但他發現……該死,為什麼看到這人的眼睛會讓他想起都暻秀?烏黑的瞳孔如此的清澈明亮,就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孩般純潔;嫣紅的小嘴像要滴出血似的誘惑著他,好想就這樣吻下去……。

 

「這樣喔,那我陪你喝吧!老闆,這再來兩瓶。」

「我請吧。」朴燦烈掏出錢包。

那個人用手抓住朴燦烈準備拿錢包的手,他搖搖頭說不用了,他也跟他一樣失戀,同病相憐嘛!這一點錢不算什麼,不用太跟他計較,同是天涯淪落人嘛。

媽的,這人手的觸感和善解人意跟都暻秀一樣。

 

「說出來會好一點。」

他的聲音有種莫名的魅力,朴燦烈竟乖乖聽話開始傾訴他的痛苦,他眼睜睜看著他愛的人的另外一人搞再一起,他卻什麼也不能做……等等之類的話,說完又把那個像都暻秀人的人買得兩瓶酒泉灌了下去。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女人?」朴燦烈搖頭晃腦的問。

「我是男人,叫邊伯賢。」

「抱歉,我叫朴燦烈。」

 

這人竟然也跟都暻秀一樣常被人誤會成女生,到底是怎樣?那麼多共同點要死嗎?就要讓他不停想起都暻秀嗎?該死的明明沒有資格也不能從金鐘仁的身邊把他搶回來──只因那份該死的承諾。

朴燦烈又叫了一瓶酒,想都沒想的喝下去。

 

「難道你不想報復嗎?我有一個好方法喔。」

「什麼方法?」

邊伯賢起身從背後抱住朴燦烈在他邊輕語,手還在他的胸膛上游移,朴燦烈本來想拒絕他的點子,但不知道是酒喝太多了還是邊伯賢的聲音太有魅惑力,他竟然點頭答應了。

 

「你來我家吧,在附近而已,我扶你過去。」

「謝了。」扶著他到邊伯賢家裡頭,泡了一杯蜂蜜水給朴燦烈喝,他應該看錯了吧!邊伯賢好像在水裡加了……不對,他應該是看錯了。

 

「來吧!把這杯水喝了,解解酒。」

「謝謝。」

 

朴燦烈一口喝完那杯水,跟著邊伯賢進房梳洗一下,然後就坐床邊等邊伯賢洗完澡就要問他哪個房間他可睡,喝成這樣也不能開車啊!

事發突然,一開始他感覺臉上潮紅以為是天氣的關係,但接著身體無比的躁熱,邊伯賢剛好從浴室走出來看到這一幕,勾起一抹微笑並換上一身白色襯衫躺在朴燦烈的旁邊,用著誘人的姿勢挑逗起朴燦烈。

 

「成鍾……我該睡哪一間房?」

「這間。」

「可是……」

「不來,辦事報復了嗎?」

 

邊伯賢隱約露出的纖細長腿,舌頭還挑逗般舔著自己的紅唇,朴燦烈再也忍不住的吻上那唇辦,舌頭還在嘴裡肆意的吸取每一處的味道。白皙的脖子上被留下粉色的吻痕,邊伯賢的手緊抓著兩旁的床單,抑制不住的呻吟頻頻從嘴裡吐出。

 

「別壓抑……我想聽暻秀的聲音。」朴燦烈輕輕的在邊伯賢耳邊吹氣。

「哈啊……你……嗯哼……」

 

真是的,在做這檔事的時候還喊出別人的名字,這人真是沒禮貌!

邊伯賢像要報復似的抓住朴燦烈早有反應的下身。

 

「喔啊……你要幹嘛?」

「我想幫你服務一下嘛。」

 

朴燦烈沒有拒絕,任由著他去「服務」,邊伯賢的手搗鼓著那炙熱的硬挺,接著用口含住頂端,時不時還吸允著,舌不停的來回舔拭。他抵著他的頭移動一次、兩次、三次,這是酷刑也是天堂,他必須阻止這甜蜜的折磨。

再度把邊伯賢壓在身下,手指放入後頭濕潤的後穴做擴張,無奈下身以介噴發的邊緣,他抬起邊伯賢的臀部狠狠的刺入。

 

「啊啊……嗚嗯…哈啊…你輕點。」

「不用力一點,你怎麼會爽呢?」

「你、你討厭!」

不知道次藥效太強還是朴燦烈自己的意願,他猛烈的衝撞身下人,嘴啃咬著邊伯賢的唇,手也沒閒著幫邊伯賢套弄前端。

前後夾擊的刺激快感讓邊伯賢放浪的淫叫著,前頭耐不住的泌出些許液體。

 

「啊……燦烈……我想射。」

「我們一起。」

邊伯賢緊抓著枕頭承受著這不顧一切像要貫穿他似的衝撞,前端耐不住噴發出白濁的液體,朴燦烈也射在他的體內。

沒有喘息的餘地,朴燦烈又開始吸允邊伯賢胸前的紅蕊,尚未抽出的碩大一下子退出、一下子插入到那令人難以忍受的洞口,不知是剛剛射出的精液還是邊伯賢內壁的異體混在一起,畫面十分淫靡。

 

「你、你不能…啊啊…哼嗯……休息一下嗎?」

「我還沒吃飽嘛。」

 

隔一早起床,朴燦烈扶著額頭起身,看到旁邊裸著上身的邊伯賢,昨晚的事排山倒海地湧入腦中。

 

「嘖,早就知道不該喝那杯水的。」

那又抬頭的分身顯示出藥效還沒退掉,他這樣怎麼去見都暻秀啊!他也不能把邊伯賢叫醒在來上演一次活春宮吧──看來他只好自己解決了。

朴燦烈的手腹上自己勃起的下身,只想像著昨夜和邊伯賢的激情,床因他猛烈著撞擊兒不停地搖晃,邊伯賢的呻吟嬌喘迴盪在他耳邊,手不自覺的又加快上下套弄的速度。

這些動作被醒來的邊伯賢給制止,他緩慢的讓朴燦烈的東西又插入自己的裡面,緊窒的快感又讓他本能似的動起來。

 

「用手…怎麼行呢,對身體不好啊!」

「可是……」

「這……啊嗯!哈啊!才是解藥啊!」

「我怕你會起不了床。」

「我這不是起來了嘛!」

 

邊伯賢的手輕輕的撫摸朴燦烈的胸膛後,又像隻發情的小野貓一樣肯咬朴燦烈的肩膀,愉悅的低吼毫不保留的從他嘴裡喊出,也許是偷情的刺激、做愛的餘韻和對方赤裸得配合加成讓他深深的陷入這錯誤的交合,無法自拔。

 

「你好像還生龍活虎呢!」

「你啊壞、壞……我下面……幫我用用。」

「嗯啊……好啊。」

點燃的慾火無法撲滅,朴燦烈像隻脫韁的野馬騎在邊伯賢的身上盡情奔馳,發了瘋似的吸允對方胸前的紅梅,床板因強力的碰撞而劇烈的搖晃,恰到好處的吟叫聲充斥在他耳邊,視、聽、觸三覺得加成下又忍不住噴發了,淫迷的液體慢慢從結合處流出。

 

「恩……哈……啊喔……」

「我先射了…抱歉。」

「沒關係,我們繼續……啊恩……」

朴燦烈的手為了彌補似的配合邊伯賢套弄他的下身,媽的,這裡男人的叫聲真是太有勁了,不知不覺中朴燦烈又硬了。

 

「嗚啊……怎麼又脹大了。」

「還不是因為你太讚了。」

 

朴燦烈情色的撫摸著這一直帶給她欲死欲仙的臀部,牙齒一一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吻痕,邊伯賢痛的嗚因難受的扭動著臀部試圖掙扎,只是他不知道這樣只是更刺激朴燦烈,他的手緊緊抓住他的腰狠狠的壓下去,換來的是一陣舒暢的低吼和更多放浪似的嬌喘。

之後許多時間裡,當都暻秀去找金鐘仁時朴燦烈就會來找邊伯賢,這一找就像是重了毒似的上癮,戒也戒不掉,甚至幾度不想離開他的身邊。漸漸的發現,邊伯賢在他心中的位置竟然可以跟都暻秀並駕齊驅了。

深陷在這迷情的漩渦裡,無法自拔。

 

到底是從哪裡出了錯?

 

 

 

 

 

 

-----------------------------------------------------------------------

這就是鬱悶下的產物.....為什麼燦白會變成這樣OAQ

不過說真的,我好像也很少挑戰這種亂倫(?)的文章,

偶而來一次也不錯嘛XDDDDDD  ←這什麼歪理

總而言之還請笑納,不能接受的就....

如果可以的話,暑假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韓宇熙
  • 請問歐妮的純粹那個怎麼弄得??
  • 我回覆的訊息裡面有,你可以去看^_^

    。蓉兒ღ。 於 2014/05/17 13:42 回覆

  • 成種?
  • Leave message ...
  • Thanks...

    。蓉兒ღ。 於 2016/01/23 15: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