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為耽美同人區,不喜勿入!
★喜歡哥哥們,所以才想要撰寫有關他們的故事。
☆你不喜歡這裡也請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及尊重,不喜歡部落格出現一些嘰嘰喳喳的東西。
★會竭盡所能平衡CP出現率,但私心是人之常情嘛~ 有坑請勿摧,我不是故意的OwO
☆希望能多聽大家的意見,所以留下美麗痕跡在離開吧^_^

 

獻給我最愛的終極系列、辜裘以及理楓。

原創文,會是一個全新並屬於蓉兒內心世界的終極系列,以終極一班為底,結合終極惡女的故事。

與百度同步發文 → http://tieba.baidu.com/p/4438594557

 

 

 

芭樂高中的學生三三兩兩的走入校園中,位在正門後方空地上的大公佈欄,經典檜木制多年不壞,總是散發著清新的檜木香,令人陶醉,後半學期的開始對於有些人來說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因為再過不久就能迎接暑假的來臨,然而對此時的終極一班,卻是無法說出口的痛。

開學了,依然沒有雷婷、汪大東和中萬鈞的消息。

現在的終極一班沒有了king和汪大東,總覺得少了一種領導力和許多的閃光;少了中萬鈞,裘球只能沉默地看向那座位,幻想著——他依然在那裡,儘管裘球知道在他心中始終只有king。

「喔,很痛欸,你幹嘛啦!」裘球摀著有些許發紅的額頭,瞪著罪魁禍首。

「總比,這裡痛好吧。」一雙大手蓋在胸膛上,辜戰直直得看著她,似是要看穿她的心一般。

以前的回憶如跑馬燈一樣在眼前閃過,不論是他突然對她說:「我來追你吧。」,還有星期三的魔幻叭噗,甚至是那次她對辜戰說他對她只是同情,從來就不是愛情,因為愛情是無法給他一段時間去定義的,可是裘球卻忘了一件事——辜戰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如何讓一個從來都不懂愛情的人,去瞭解愛情?

 

對於愛情的闡述從來都不只一種,轟轟烈烈也許是一段永生難忘的回憶;細水長流也別有一番滋味;默默守護也是一種苦澀卻無法忽視的感情,而還有一種愛情,它叫做「陪伴」。

總是在喜歡的人失落時給他溫暖,陪著她忘記或者轉移注意力在傷心這件事情上,喜歡偶爾耍壞只為了能讓喜歡的人的視線轉向自己,心跳不加速不代表沒有心動,而是——已經很習慣他在你的身旁。

辜戰雙手將裘球困在桌椅之間,身體向前挨近她,裘球雖然撇頭卻也能感受到辜戰吐在她臉上的氣息,他其實是一個能讓人依靠的存在,可惜,裘球先遇見的不是他。

「裘球,我有話想對你說。」他用著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

「我……」

「放學圖書館見。」不留餘地給她拒絕,這是辜戰的霸道。

 

「大新聞!大新聞!」金寶三慌張地走進來,對著全班說,此時裘球趕緊推開辜戰,對著金寶三好奇的問:」什麼事啊?」

「嘿嘿,吉祥物啊我跟你說,這就是每次終極一班都會有的橋段——轉學生啊!」金寶三興奮地搓了搓手,討好般地說道。

「這次又是誰啊?」那個誰突然冒出來。

「就是……」

 

「回座位,沒聽到上課鐘聲嗎?」蔡雲寒的聲音響徹整個教室,痛不欲生實話鞭鞭在講臺上,清脆的高跟鞋聲伴隨著她走到講臺,蔡雲寒兩手撐著講臺,居高臨下的說:」今天有三位轉學生。」

 

「我叫晨翔。」一個栗色頭髮的男孩說,嘴角彎起一個剛好的弧度,終極一班的其他女生內心一個小鹿亂撞,這男生真帥啊!挺拔的身姿傳遞出一股與一般高中生不同的成熟,制服的襯衫領口微開露出性感的鎖骨,鼻樑挺直卻又不會太突兀,恰到好處的為五官點綴,在額前隨意散落的髮絲透出了一點慵懶的氣息,卻讓這看似遙不可及的男孩瞬間成了和藹的鄰家少年,然而裘球卻感到心口有點發疼,不知怎麼的,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會有一種早已相識的感覺?

「你好,我叫Evan。」這道溫暖和煦的春風是從哪裡傳來的?為什麼這個人有這麼和藹的氣息竟渲染了整個教室,有些傻愣傻愣得呆樣,但也是帥哥一枚,但辜戰卻有不同的感覺。

 

完全無法從他們身上感受到戰力指數。

 

這兩個人,辜戰無法感受到他們的戰力指數,他們是誰?如果無法感受到戰力指數,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他們沒有戰力指數,另一種就是他們的戰力指數比自身還要來的高,將自身的能力隱藏起來,但辜戰可以確定他們倆絕對不是前者,難道…他們是Ko.1?

好戰的本性被激發,查覺到辜戰的戰鬥欲被激發,身旁的止戈趕緊說:「戰,你先冷靜一下。」如果等等辜戰開戰了,止戈勢必會幫忙辜戰,雖然說兄弟重要,但他真的不想給雲寒老師留下壞印象啊……

「大家好,林思宇。」很有朝氣的打招呼,終極一班就只剩她這麼朝氣蓬勃了,本來的裘球也是很有活力的──只是是在中萬鈞消失之前。而她的下一句話,投給了終極一班一個震撼彈。

「我呢,很喜歡辜戰喔!」

 

「哇塞!第一天就告白欸!」那個誰歎道。

「空氣中貌似飄散著戀愛的氣息啊,美麗的早晨,來一杯花茶吧。」花靈龍優雅地端起精緻的茶杯,鑲金的條紋環繞著純白的杯子,更顯得花靈龍的氣質非凡。

「戰,你認識她嗎?」止戈望向辜戰,但後者只是看著裘球沒有回答止戈的問題,而裘球也在思考著是否曾在哪裡見過晨翔,並沒有感受到後方那股炙熱的眼神,可憐的止戈只好轉頭向厲嫣嫣詢問。

「我沒見過她。」厲嫣嫣小聲地回答。

 

「我也不記得在北香蕉見過她啊,沒想到連外校地都有人愛慕戰,戰的魅力也太強大了吧!」止戈看了林思宇一眼,感歎的說。

厲嫣嫣聽完止戈的話,若有有思的看向辜戰,然而他依舊看著裘球,也對,戰只是把自己當成好朋友,她不應該在奢求些別的東西,如果說裘球是辜戰最在意的人,至少自己也算是他最好的女性朋友吧。

這樣就夠了。

「自己找位置坐下來吧,開始上課。」蔡雲寒不耐煩的說,示意那三人去找位置,晨翔坐到了裘球右手邊的位置,而Evan則坐在晨翔的前面,林思宇毫不猶豫地往辜戰身邊走去,無奈辜戰右手邊只剩汪大東的沙發,她只好往靠近門口的位置走去,正準備坐下時就看到前面的那個誰示意她別坐。

 

「林同學,那個位置不能坐。」裘球激動的突然從位置上站起來。

「為什麼?那位置是你的嗎?我就是要坐。」語畢,林思宇放下書包。

「林思宇同學,那裡就是不能坐!」裘球提高了分貝。

「用不著你管!」林思宇不甘示弱的回嗆。

 

那個是中萬鈞的位置,誰都不能坐!

裘球毫不猶豫地大吼,中萬鈞最討厭不熟的人碰他的任何東西,儘管她知道自己就算保護那個位置,中萬鈞一輩子也不會感謝她。

「她叫你不准坐,沒聽到嗎?」辜戰有些微怒地說,他雖然對中萬鈞沒有任何的好感,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裘球對中萬鈞的執著,但他絕不允許有人頂撞裘球,甚至傷害

「林同學,你要不要先坐Evan同學旁邊的位置,我下課的時候再幫你搬一張桌椅來,可以嗎?」止戈充當和事佬,他不希望有爭執甚至發生在雲寒老師的課堂上。

林思宇感受到辜戰憤怒,就算她是女生也沒有任何禮讓的意思,察覺終極一班的人對他有些不滿的眼神,止戈給她臺階下,她也不好意思拒絕

 

「好吧。」她也不想一轉來就與整個終極一班為敵。

 

 

入春之時尚有涼意,正中午無非是最舒適的時候,終極一班的人也在教室裡用餐,金寶三和簡不斷跟理來亂正開心得吃著火鍋,連那個誰正大光明」地吃著他們的火鍋料都沒發覺,止戈和厲嫣嫣以及辜戰分享豐盛的便當,裘球從早上開始就一直閃躲辜戰所以就和花靈龍一起吃中餐。

「戰,要不要拿一點菜給裘球啊?」止戈關心的問,見辜戰沒有反應,止戈又說:」她打工很耗體力吧,不吃多一點怎麼行?」

「戰,你拿去吧。」厲嫣嫣也說。

 

「好吧。」正當辜戰起身要拿飯菜給裘球的時候,這一幕的畫面卻讓辜戰停止了腳步,走回他自己本來的位置上,臉上的表情十分不爽,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讓身旁的止戈感到錯愕,厲嫣嫣只是抬頭看了一下,沒說甚麼。

「我分你便當吧!」晨翔夾起碗中的菜分給裘球,後者緊張地本來想拒絕,卻聽到晨翔的話又愣住了:「多吃一點,才有力氣打工。」

 

他怎麼知道人家有在打工?

 

 「別擔心,晨翔如果吃不夠,我會分他的。」Evan看了裘球的表情,以為他在擔心這個。

「快吃吧,你看,你嘴角還沾到飯粒了。」晨翔輕笑,節骨分明的大手輕輕的為裘球拾起臉上的飯粒,裘球根本傻住了,他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人完全沒有任何防備心,晨翔寵溺的目光一覽無遺,旁若無人的親昵舉止似是惹得那本來就不爽的人更加憤怒,但那人卻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眼旁觀。

 

 「愛似江海能納百川,卻容不下一顆嫉妒的沙粒。」花靈龍照著小巧玲瓏的鏡子,悠悠地開口,玩味的打量著眼前的好戲,為此作了旁白。

「蛤?花少爺你剛說甚麼?」裘球被花靈龍的話驚醒。

「沒什麼。」花靈龍回以招牌微笑,沒有回答裘球的問題。

 

晨翔像是沒聽到花靈龍的話一般,繼續吃著他的午餐,有時會和Evan說幾句話,終極一班的人就像平常一樣享受著午餐時光,但有什麼開始改變了……

 

 「好強的戰力指數!」花靈龍收起玩味的樣子,嚴肅的說。

開心的午餐時光被打斷,眾人放下碗筷一同感應來者為何,是不是來挑戰終極一班的人?花靈龍示意那個誰前去探視情況,才一下子那個誰就急忙的跑回來。

「他在毆打我們的學生。」那個誰從右邊冒處來報告。

「不准欺負芭樂高中的學生!」裘球換上學生會長的嚴肅,快步地跑向那個地方,辜戰好戰的本能使得他早在感應到的當下便沖出教室,止戈和厲嫣嫣也隨著辜戰瞬移,身後緊跟著花靈龍、那個誰、晨翔和Evan。

 

當辜戰一行人趕到的時候,只見一個戴著白色面具遮住半邊臉,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他的腳邊還有受傷的林思宇,四周還倒了許多受傷的同學,嚴重的已經昏迷不醒,輕傷或重傷則痛苦的呻吟,著實為人間煉獄。

「放開她!不准欺負芭樂高中的學生!」裘球憤怒地大吼。

「你是誰?」花靈龍拿出玲瓏水月錐心刺骨鏡指向那人。

「問那麼多幹嘛,打了再說!」辜戰早已拿出豬狗不如強強棍打向黑衣人的方向,只是黑衣人輕鬆的閃躲,手裡凝結出一團紫黑色的氣體,直直往辜戰的方向擲去,止戈用刑天盾擋在辜戰前面,只見他連退了好幾步嘴角已經有鮮血泛出。

 

「好強,他到底是誰?」辜戰驚訝的說。

 

「戰,我們一起上。」止戈抹掉嘴角的鮮血。

兩人一同飆起戰力指數,辜戰被如大海般深藍的異能包圍住,他將棍子再度揮向黑衣人,此刻沒有任何放水,一招一招皆是出全力,沒想到黑衣人依舊不以為意,輕輕鬆松的閃躲,甚至馬上找出辜戰的弱點,一拳打向他的左肩,止戈見情況不妙,趕緊為辜戰擋下這一拳。

「噗……」刑天盾也無法減輕此全的傷害,止戈倒在一旁。

 

辜戰見止戈受傷,連忙去攙扶他一旁的裘球拿出神隱喵喵爪,飆起粉色的異能,正要向前攻擊那黑衣人時,卻被一隻手臂給攔了下來。

「別去。」晨翔嚴肅的緊抿嘴唇。

「別攔我,身為學生會長怎麼可以袖手旁觀!」裘球不耐煩的大吼。

「Evan會處理的。」

 

語畢,就見Evan飆起戰力指數沖向那黑衣人,鮮紅色與紫黑色的異能交織在一起,快的讓人無法看清到底怎麼一回事,奇怪的是,裘球感應到Evan只有8700的戰力指數,卻與那黑衣人打的不分軒輊,甚至她能到Evan的體內還有一股力量在幫助他,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

請大家多多支持!

如果想第一時間看文,不介意簡體字的話,可以去百度追文喔!

然後,有誰能教教蓉兒怎麼用百度O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莉
  • 之前看終極3沒好好的看結果今天莫名被網友推入辜裘坑!
    所以今天就認真的重蕊了終極3(但其實是為了看辜裘片段哈哈)
    看完之後就深深陷入了辜裘坑裡面一直爬不出來(羞)
    所以就搜尋了有關他們的東西然後就找到這裡了~
    好期待終極4呀看完預告覺得好甜又好虐嗚嗚QQ
  • 啊啊~~感謝你的留言啊~~
    辜球真的蠻有愛的,重點是我很喜歡辜戰這個角色啦~
    希望喜歡辜球的人都能看到我的小說(羞)
    這篇我真的花了很長的時間構思與撰稿!
    希望你會喜歡!

    。蓉兒ღ。 於 2016/06/19 18:07 回覆

  • 莉
  • 我也覺得他們之間超有愛的!希望終極4可以讓他們有好結果
    我是蠻喜歡裘球叫他辜戰然後辜戰就說要她叫他戰的時候
    覺得叫單一個字真的很甜耶尤其是戰這個字又好霸氣(尖叫)
    辜戰,他就是個貼心又暖心的存在!
    我也很喜歡妳故事裡面提到的戰是戰神的部分!!!
    完全可以想像他的人設也好想和他戀愛阿阿阿(羞)
    謝謝妳辛苦的花時間打出了這篇故事!!!
    我超喜歡的^_<
  • 對啊~就是單叫一個字「戰」,就是又悶又有愛啊~
    而且裘球叫起來就跟止戈和厲嫣嫣有差啊~~~
    因為查理是王者啊~辜戰當初在終極一班3就好像有被叫北香蕉戰神了!
    剛好想到就寫進去了ˊˇˋ
    不只你想,我也超想跟他談戀愛啊~~~
    謝謝你的喜歡!

    。蓉兒ღ。 於 2016/06/20 13:0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