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不會承認,剛剛她的心,喀噠了一下。

 

 

 

太陽漸漸落下,向海洋灑下金輝,波光粼粼的海洋似是披上了蟬翼般的金紗,美麗的風景吸引了裘球的目光,忘了剛剛的不滿,辜戰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看著她受夕陽著迷的臉龐,笑了笑。

匆匆的,夕陽收斂了最後一到光輝,甚至來不及與它道別,為白晝畫下了句點,裘球從風景中回神,她好像很久沒有注意夕陽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放學就是投奔打工的地點,等一切結束,迎接她的便是夜幕低垂,她甚至已經記不得她是否有欣賞這幕色黯淡、殘陽如血的風景,她究竟錯過了多少個夕陽?

“戰,你今天怎麼會帶人家來流浪貓收容所?”裘球好奇的問,眼神卻沒有離開剛剛落日的地點,似是有些留戀忘返。

來看你的同類啊──辜戰在心裡回答,他當然沒說出口。

“突然想到而已。”

其實他知道,裘球為了還債和課業把自己搞得喘不過去來,唯一的紓壓方式大概只有在塗鴉冊上隨意亂畫,在緊繃的生活中,辜戰只是想讓她放鬆,去享受難得的休閒,雖然無法改變她的困境,但至少可以讓她有動力,繼續走下去。

望著他和她依舊握在一起的手,辜戰得意的笑了。

於他,也是有些私心的吧。

 

“怎麼下雨了啦!”裘球看著眼前的景象,不滿的抱怨。

本來剛在圖書館打工的時候有聽到外頭淅瀝瀝的雨聲,但往窗外一看,只是一片細濛濛的景象,細細的雨絲慢慢地飄著,落在窗臺上留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珠,想說雨勢應該不會變大,便沒有多在意。

哪知道,才剛踏出圖書館的大門,洩洪般的雨絲豪邁的像斷了線的串串珍珠,灑落在的上發出淅瀝嘩啦的聲響,有如鋼琴家正彈著章節緊湊的樂譜,雷聲大作,似是老天在咆嘯一般。

“真倒楣,還沒帶傘。”裘球像泄了氣的皮球般。

距離放學時已經有段時間了,同學們的走得差不多,這該怎麼辦才好啊?她也沒有代替換的衣物,可是打工不能遲到啊!

算了,還是用沖的。

正當準備跑出去時,手腕被一雙大手給拉了回來,反彈的力道使她倒在了那個人的懷中,裘球能感受那人堅實的胸膛,抬起頭想知道那人是誰,卻先被他渾厚的嗓音以及接下來的動作給愣住。

“外面雨大,我有傘。”辜戰溫柔的說,雙手緊緊抱住裘球,使她更貼近自己,甚至將自己的臉埋到裘球的肩窩,吸取她投上的發香,滿足的用誘人的聲音說!:“你真的好香。”

“你……”裘球回過神來準備逃離他的懷抱,豈料卻先被辜戰得知她的想法,打開傘後便牽住裘球的手,向外走去,大雨的落在他們的傘上,為了不淋到雨,裘球變忍住想他一頓的衝動。

兩個人在街上靜靜地走著,裘球打工的地點就在前方,跟辜戰道了謝之後就急忙沖去對面街口,連紅綠燈都沒有注意,一台車子來不急煞車,眼看就要撞上了,卻被一股力量給拉回街上,有驚無險。

“你是笨蛋嗎?走路連紅綠燈都不會看!”辜戰生氣的對她大吼。

“對不起……”裘球不知所措的說,她剛剛只是怕打工遲到啊……

一隻大手扣住裘球的後腦杓,裘球抬頭看向辜戰,炙熱的眼神像是要警告她一般,卻掩蓋不了眼中的擔憂以及不安,下一秒,裘球就被攬入懷中,那力道像是在宣洩他的不安。

“你沒事就好,球兒。”辜戰輕歎。

人家人家先去打工了。”裘球慌張的掙脫辜戰的懷抱,倉皇的往打工地點跑去,臉上的熱度卻無法被大雨淋散,如此的通紅。

絕對不會承認,剛剛她的心,喀噠了一下。

 

風和日麗的上午,裘球開心的在畫冊上塗鴉,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心情特別好,她有預感有什麼好事要發生了,身後的辜戰注視著這快樂的背影,嘴角不自覺的彎起一個好看的度。

正當大家準備上課時,金寶三匆匆忙忙地跑進來,對著全班大吼,投下了一顆震撼彈:King跟東哥回來了!”

終極一班的人激動的從位置上站起,要衝出門外時就聽到熟悉的聲音。

 

“Yo~大家想我們嗎?”汪大東依然掛著痞痞的笑容,吊兒啷當的說。

“汪大東,誰會想你啊!”一旁的雷婷忍不住吐槽。

“King!你們回來了!”裘球激動的抱住雷婷,後者也開心了笑了笑。

“欸欸,我說裘球小妹妹啊,這是嚴重的差別待遇啊!”汪大東假裝憤憤不平的說,卻只換來裘球對他吐舌頭:”哼,人家比較喜歡King啊!”

 

“歡迎回來,King。”花靈龍露出了他招牌的微笑,他是真心的歡迎他們回來,只是突然想到什麼,看了看雷婷和汪大東的身後,微微皺眉問:”King,中萬鈞人呢?”

裘球才剛放開雷婷,就聽到她也很好奇的問題,只不過沒有勇氣問出口。

“萬鈞要幫忙辦一些事,會晚一些日子回來。”King順一下自己的瀏海。

有些難過地低下頭,裘球像極了被拋棄的流浪貓一般。

他……原來是去找King了。

King在他心中還是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

 

“中萬鈞是做什麼事啊?”那個誰從汪大東的右邊冒出來說。

雷婷聽到那個誰的問題,看了一下身後的汪大東,得到他的允許才開口:”這個世界存在十二個平行時空,我們現在是在金時空,我跟汪大東消失的這一段日子是去鐵時空,為盟主效力,因為鐵時空發生了一些問題,中萬鈞在我們到了不久之後就被盟主收編成禁衛軍,他的能力有益於盟主鐵時空的問題暫時解決了,我們就先回來了。”

雷婷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盟主有交代,他要金時空的人現在開始備戰,因為在過不久之後將會有一場浩劫,若不加以防範後果不堪設想。”

“什麼浩劫?”那個誰好奇的問。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們這次的目標是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人──裘球。”

 

裘球聽完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其他人也十分疑惑,雷婷只是深深地看著裘球,沒有多說什麼,辜戰聽完困惑的皺一下眉,下意識的想將裘球保護到身後,沒想到有一個人比他動作更快,將裘球拉到自己的旁邊。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晨翔溫柔的說。

“謝謝。”裘球出於禮貌地回應。

“欸?有新同學啊!你好你好,我叫汪大東。”

“大東哥你好啊!我叫林思宇。”剛才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林思宇突然熱情的向汪大東打招呼,像是想讓辜戰知道自己很有禮貌一般往他的方向看去,但後者只是一直盯著裘球,林思宇看到這也沒說甚麼。

“我叫晨翔。”

“你好,我叫Evan。”

 

“晨翔小朋友,你姓晨嗎?好特別啊!”汪大東像是用打量稀奇古怪的眼神看著晨翔,後者只是回以一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汪大東仔細地打量著晨翔和Evan,他總覺得他們想個怪怪的,尤其是晨翔:”晨翔弟弟啊,我們是不是有在哪裡見過面?總覺得你好眼熟啊!”

“沒有,我們第一次見面。”晨翔不冷不熱的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

“汪大東,套關係也不是這樣好嗎?”雷婷無奈地翻了一個白眼。

                                                       

他……不是姓王嗎?為什麼不說?

 

 “敘舊也夠了吧,上課了。”蔡雲寒拿著鞭子和課本走進來,她其實也很開心汪大東他們回來,只是該上的課還是要上,畢竟這是她身為老師的責任。

大家都坐回位置上,只是裘球的心思一直不在課本上,連平常最愛畫畫的裘球想動筆的跡象都沒有,畫冊白白的一片跟新的一樣,坐在她右手邊的晨翔也察覺到了異樣,他對裘球:”別擔心,我會保護你的。”

“不用啦,人家可以照顧自己啦。”

“我可是王晨翔欸,放心吧。”

 

“我可是查理王欸,想當我妹的人,比排百貨公司周年慶的人還要多好嗎?我王家是有哪一點配不上你,讓你不想受我們家的保護?”男孩驕傲的抬起頭,身為王族又優秀的他從小就被寵溺到大。

 

“誰管你啊,人家就是不想做你妹!”女孩不滿的噘起嘴。

“該不會是你偷偷暗戀我吧。”男孩富有玩味的看著有些臉紅的女孩,想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還是否定的,只不過男孩依然沒有解答,他永遠都猜不透女孩的心中在想什麼,但他很確定的是──不管如何他都會保護這個女孩。

“哪有!別亂說!”女孩像是為了要掩蓋羞澀一般吼了回去。

“那先說好,你想當我妹還是當我女朋友啊?”男孩還是一副痞痞的樣子,讓女孩看得只能咬牙切齒,卻無法對他出手,她才不會輕易落入他的圈套呢!

女孩又轉過頭對他說:”誰管你啊,反正人家就是要賴著你就對了!”

 

只是,裘球萬萬沒想到這是她最後一次跟男孩說話。

為什麼看著晨翔,她總是會想起那個男孩──王查理呢?

不對!他們兩個完全不一樣,王查理有著身為王族的傲氣,雖然囂張跋扈但他有本錢如此,他對她從來都沒什麼好話可以說,總是欺負她或吐槽她,而這個晨翔卻是溫柔如風一般,撫慰著她的心,而且比王查理多了一份成熟穩重。

雖然晨翔對她照顧有嘉,但裘球只是把他當朋友罷了。

 

 “又在發呆?”晨翔看著傻愣的裘球輕笑出來,引起身後Evan的好奇心。

“晨翔,你在笑什麼啊?”Evan歪著頭問。

“沒什麼,認真上課。”晨翔收起寵溺的目光,換上平時不失禮貌的表情。

“拜託,是誰先不認真的啊!”Evan有些不滿的撇撇嘴,像是在抱怨晨翔都偏心,只對裘球好,將他這個兄弟晾在一旁,不敢說出來他的不滿

裘球看著這兩個人的互動不禁笑了出來,沒想到晨翔也是個會欺負好朋友的人,其實晨翔跟Evan很要好吧!裘球好笑又無奈地搖搖頭,開始畫畫,然而他們不知道他們這一切的舉動都被辜戰看在眼裡,他下意識的握緊拳頭。

 

“戰,你怎麼了?”止戈擔心的問。

“沒什麼,上課吧。”嘴巴上雖這樣說,但辜戰卻默默地決定一件事。

厲嫣嫣看了辜戰眼神的方向,像是了然一般地低下頭。

 

花靈龍富饒興趣的望著那個誰偷看厲嫣嫣,而厲嫣嫣看了一眼辜戰就馬上收回眼神,以為是怕被辜戰發現,卻出乎花靈龍的意料之外,下一秒轉而看向那個誰,給他一個安心的微笑,而辜戰盯著裘球不放,坐在沙發的雷婷和汪大東正不停地放閃光,這班的人,還真是曖昧啊!

愛情,總是讓人盲目。花靈龍晃了晃手中精美的茶杯,突然抬起頭卻看到有人與他相同地正打量著這些人,但一閃即逝,是他看錯了嗎?

果然還是要有所提防才行。

 

美妙的放學鐘聲響起,放學鐘聲總是學生的救贖,今天剛好裘球沒有打工,正想著回家可以好好的休息,但同時兩個人的話卻打斷了她。

“我送妳回家。”

“我送妳回家。”

辜戰和晨翔同時說話,兩個人帶著敵意的互望一眼,又說:

“我會保護妳。”

“我會保護妳。”

 

“哇塞,沒想到裘球小妹妹這麼夯啊!”汪大東看著眼前相爭的畫面,調侃著說。

“人家會自己回家啦!”裘球趕緊說,想打斷這已經開始有火藥味的情況。

“不行!”

“不行!”

辜戰和晨翔只有在這種時候最有默契。

 

“你們兩個還真是心有靈犀啊!”那個誰悄悄的飄過。

“晨翔,我辜戰現在向你挑戰,贏了可以送裘球回家。”

“誰怕你。”晨翔一轉先前隨和的態度,不甘示弱地說。

“喂!人家才不要當你們之間的戰鬥獎品!”被忽略在一旁的裘球不滿的吼,見辜戰和晨翔沒有要停歇的意願,趕緊轉向雷婷求救,雷婷接收到裘球的訊息也說:”這種事,不需要動武吧。”

 

“King,這兩個人不打這一架,遲早還是要打得。”花靈龍優雅地說著,像似能看穿未來一般,其實他也不喜歡打架,但看著最好的朋友與其以後苦惱,不如現在一起解決還比較快,而且保護裘球是重要的,畢竟他現在是黑衣人的目標,由能力強的保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雷婷聽到花靈龍的說法不是很贊成,正要出言反駁的時候卻聽到汪大東傳音入密

雷婷,我覺得這個晨翔不簡單,我完全無法感受他的戰力指數,不如趁這個機會試一試他,我的直覺告訴我他是一個謎團。”

“我知道了。”雷婷回復,汪大東很少這麼嚴肅,她能感受到事情的重要性。

 “那,往剩死門走吧。”雷婷開口。

 

“King,可是……”裘球看著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了,趕緊說。

“裘球,我有我的理由,抱歉了。”

裘球看見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也只好認了,和終極一班一起走向剩死門。

 

 

 

 

--------------------------------------

終極一班4快要播出了呢!

蓉兒期待好久~~~~~~~

大家期待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