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為耽美同人區,不喜勿入!
★喜歡哥哥們,所以才想要撰寫有關他們的故事。
☆你不喜歡這裡也請表現出應有的禮貌及尊重,不喜歡部落格出現一些嘰嘰喳喳的東西。
★會竭盡所能平衡CP出現率,但私心是人之常情嘛~ 有坑請勿摧,我不是故意的OwO
☆希望能多聽大家的意見,所以留下美麗痕跡在離開吧^_^

“你什麼時候開始,不再送中萬鈞牛奶了啊?”

 

 

 

 

“你就睡我媽房間,我在你隔壁,有事就敲敲門。”辜戰指了指,就叫裘球趕緊洗澡去睡覺,正當辜戰轉身要回房間的時候,衣角卻被拉住,身後傳來怯懦的聲音。

人家……那個……你能陪人家嗎?有點……怕……。”

裘球說完話就想咬斷自己的舌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腦袋還無法思考就說出口了,辜戰深吸了一口氣,他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看著裘球害羞的低著頭,不禁想仰天長歎自己今晚大概是睡不好了。

“好吧,你先去我媽房間洗澡,等等再來我房間。”辜戰歎了口氣,沒有再多說甚麼。

 

等裘球洗好澡後,辜戰已經在打地鋪了,他說:”你睡床上吧,我睡你床旁邊,有事就叫我。”

辜戰有些倉皇得躺進被窩裡,模樣甚至有些滑稽,可是他再不閉上眼睛他真的會睡不著啊……,裘球也躺進被窩哩,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也擔心睡在地板上的辜戰會感冒便說:”戰……你睡了嗎?”

“嗯?怎麼了?”辜戰睜開眼睛,他睡不著,只是閉目養神。

“你可以上來嗎?人家……有點怕。”

 

辜戰清楚的聽到自己理智斷裂的聲音。

 

他很確定今晚不用睡了。

不忍拒絕這只小貓咪,他歎了口氣,起身睡到裘球旁邊,才剛躺好,裘球就鑽進他的懷裡,像是在向主人撒嬌,還蹭了蹭喬好位置,舒服地閉上眼睛,嘴裡喃喃道:”戰……戰……謝謝你。”

“不客氣。”辜戰看著懷裡的裘球,得意的笑了笑。

“戰,答應人家,不要離開,好嗎?”連裘球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會那麼害怕,一想到辜戰也可能會像爸媽一樣消失,她就……

“我答應你。”

許是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裘球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笑容,有些滿足的緊緊拉住辜戰的衣角,片刻後,便沉沉的睡去。

真的好想親親這只小貓咪。

辜戰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著懷中呼吸漸沉的裘球,吻落在裘球的額前,見她沒有反抗,更往臉頰移動,一次一次的吻,當快抵達紅潤的嘴唇時卻停住了,轉往耳朵移動。

 

“晚安,球。”

 

隔天一早,當辜戰和裘球一同走入終極一班時,花靈龍打量著他們,優雅的勾起嘴角,輕輕晃了晃手中的茶杯說:”真難得啊,學生會長跟辜戰一起來呢。”

裘球一聽,想起昨晚的種種,瞬間有股熱流湧上臉龐,真是羞死人了!她假裝沒聽到匆匆忙忙坐到位置上,掩飾自己有些通紅的臉頰,而辜戰則是從來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依然那副冰塊臉。

“裘球,有個問題想問你,不知我是否有榮幸呢?”花靈龍不懷好意地笑了。

“幹嘛?”裘球對花靈龍有點不爽,回應的語氣不佳。

“你什麼時候開始,不再送中萬鈞牛奶了啊?”

 

 

腦袋一片空白,嘴巴像是被強力膠黏住一樣講不出任何辯駁,裘球感到無比的驚慌失措,不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花靈龍的問題,而是──她的心。

再度提到中萬鈞的名字時,她好像……沒那麼痛了。

“人家哪有啊!花少爺,人家最近只是比較忙,忘記了嘛!”裘球說得有些心虛。

“是嗎?怎麼之前就沒忘記過。”花靈龍一改先前從不使淑女為難的態度,繼續追問著:”難道妳……”

“啊!差點忘了人家這節有事!”裘球打斷他,匆忙的飛奔出教室。

 

花靈龍看著倉皇逃走的裘球只是笑了笑,有意無意的撇向坐在位置上的辜戰,這臉還真不是普通的臭啊!晃了晃手中的茶杯,他花靈龍從來都只是旁觀者,決不會介入別人的感情中攪和,只是這一次他破例,他只是希望他這個好朋友能看清自己的心──到底裝著誰。

 

“臭花靈龍,問這什麼問題啦!”

天臺上散落於一地的紙飛機,儘管純白的如棉花一般卻沾染著製造者的憤怒,她一定是今天早上怕遲到,辜戰又拖拖拉拉的害她很緊張,所以才忘記的,恩,一定是這樣!

才剛說服自己完,裘球又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她知道她自己的理由真的很牽強,只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

 

難道,她真的放下他了嗎?

 

中萬鈞的眼中只有King,儘管King只是把他當成家人。而現在,King也有汪大東守護著她,但裘球知道,中萬鈞的心中始終只有King。

至始至終。

摸摸自己的心,好像……沒那麼痛了,為什麼呢?

 

她閉上眼睛,她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畫過中萬鈞的側臉了,腦中浮出的人影竟然是另外一個人。畫冊上被那個人取代,有些是因為他欺負她畫出來洩憤的;有些是無意識的畫出來;更多的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會一直畫他。

辜戰,那個一直欺負她的人,那個說要追他的人。

在最新的幾頁中,甚至還出現了一個人,明明認識他沒多久,卻像老朋友一樣熟悉,他總是替他著想,看向她的眼神總是那麼溫柔,她甚至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眼中的那個人,因為在他的眼裡,除了溫柔之外,包含著太多的情緒,裘球讀不出來。

晨翔,那個總是令他想起王查理的他,他們……有什麼關聯嗎?

 

上課鐘聲和下課鐘聲不知道已經響了幾次了,裘球抬起頭看向天空,高掛在頭頂的豔陽,大概已經中午了吧!肚子傳來饑餓的抱怨聲,強烈的向主人抗議怎麼還沒吃東西。

都是那個臭花靈龍害的!

 

“學生會長,剛剛班導的國文課,妳好像翹掉了。”熟悉的字句傳入耳中,裘球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以為是他,結果……也對,中萬鈞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他還在鐵時空呢。

“我請假了。”裘球撇過頭,不知道要說甚麼。

“假單呢?”

“在地上。”

 

眼前的裘球,很不想面對他,晨翔看得出來,她其實期待另一個人的出現。

他不知道是誰,唯一確定的是──絕對不會是他。

 

“吃點東西吧,心情不好,也不能折騰自己的身子。”晨翔拿出手中的便當,放在裘球的旁邊,打開三明治的塑膠袋做到她身旁,自顧自地吃起來,晨翔知道,裘球不想說話。

“謝謝。”猶豫了一下,終究抵不過肚子的抗議聲,默默地拿起筷子和便當吃了起來,味道還不錯嘛!不過這個味道……為什麼那麼熟悉?跟她母親做菜的味道很像,幾乎是一模一樣。一口接著一口,裘球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父母被綁走自己卻只能坐以待斃等著綁架犯出現,不知從何找起,甚至連報警了卻一點下落也沒有

“這是你做的便當嗎?”裘球看著晨翔的側臉,在陽光的照射下,側臉的棱角像是被陰影勾成一幅畫一般,有些成熟卻不失溫柔。

“小時侯,好朋友的媽媽教我的。”

“是喔……”

 

一滴一滴滑落,淚水再也止不住的潰堤,身為芭樂高中的學生會長,應該盡責的保護同學,然而她連自己的父母都救不了,更別說同學了。裘球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沒有那個資格,繼續當學生會長了。

到底,該怎麼辦?

“你怎麼哭了?不好吃嗎?那就別吃了……”晨翔被這樣的裘球給嚇著了。

“不、不是,很好吃。”

 

抹去臉龐的淚水,她才沒有那麼弱!她一定能想到辦法的,遇到困難,絕不低頭,這才是裘球!晨翔看著她又扯起笑容,笑比哭還要更難看,他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她,她的堅強總是令人心疼,向人求助……真的有那麼困難嗎?

他就真的這麼不值得她信任?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我會陪你的。”晨翔摸摸裘球的頭。

“謝謝你,晨翔。”

 

“還有時間談情說愛,看來學生會長一點都不擔心妳的爸媽吧。”

身後傳來的聲音,晨翔立馬將裘球護到身後,裘球死盯著那個人看,是那天的黑衣人!寬大的黑色斗篷遮住他大半的臉,只露出勾起嘴角,像在恥笑著天臺上的這對男女,聲音透露出的不屑,但更多的,竟然是憤怒。

那句話雖然對著裘球說,但她能感覺到,黑衣人的憤怒,不是向她。

難道是晨翔?

“你是誰!為什麼綁走我的爸媽!”

“我可是好生招待著你的父母,這點你不需要擔心,伺候老人家可是我的專長之一呢。”黑衣人似是著迷的看著自己發著紫黑色異能的手掌,嘲諷的說著:”至於我是誰麻,何不問問你身旁鼎鼎大名的王晨翔呢?”

他知道晨翔姓王?他不是很少跟人提起他的姓嗎?

裘球疑惑的看著晨翔問:”他怎麼會知道你的姓?你知道他是誰?”

“哇!這下有趣了,王晨翔啊,她竟然會訝異我知道你的姓?難道你沒跟他說嗎?”黑衣人富饒興趣的看著眼前的兩位,手指把玩著由異能變成的球狀氣體說:”看來她不知道你是誰呢,就讓我來告訴你吧,他就是……”

 

“廢話少說。”

 

 

 

 

 

----------------

嗚嗚嗚(爆淚)

都沒人了嗎O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YF
  • 好棒的故事!完全能够想像角色们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