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誰?”

 

 

 

晨翔對黑衣人發起攻擊,如天空般柔和的藍色異能,卻帶著一股憤怒的氣息,但並不是要殺了對方的感覺,反而只是要給他一個教訓而已。

難道,他們真的認識?

裘球戴上神隱喵喵爪,飆起粉色的異能想幫助晨翔,沒想到晨翔卻對她大吼:”不要過來,我來就好!”

但裘球不聽晨翔的話,想上前幫忙,卻被一個藍色的防護罩給擋住,那是晨翔投出的異能防護罩,也因為投出這個防護罩給了黑衣人一個機會他狠狠的將異能凝結在手掌上,毫不猶豫地向晨翔打去,晨翔重重的接下黑衣人的攻擊,嘴吐出血來。

“解開防護罩!我要幫你!”裘球心急的對晨翔大喊。

不准!你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聽我的!”

 

 

窗簾隨著微風的吹拂輕輕飄逸,陽光穿過玻璃灑進整個房間,床上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孩,嘴唇早已沒有了血色,胸口輕微的起伏至少能證明他還活著,而他的身旁坐著一位綁著雙馬尾的女孩,臉上寫滿了愧疚。

她不應該逞強,自以為是的去喚醒那個魔物,她心軟了,以為……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為了幫她擋下攻擊而受傷了吧。

“都是人家害你受傷的……你一直跟人家說要注意安全,但人家一直把你的話當偏頭風。”女孩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孩,內疚不已。

“是耳邊風好嗎。”床上的男孩突然開口。

“王查理,你醒了!有沒有怎麼樣?”女孩看到男孩醒來,心中放下一顆大石頭,她小心翼翼的扶著他從床上起身坐好,她擔心的問:“怎麼樣,你還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有。”男孩虛弱的回答。

“哪裡?”女孩擔憂的追問。

“這裡。”男孩指著女孩,不滿的說:“你就是我的問題,我千錯萬錯就是不該跟你這個麻煩精扯在一起。”

“又沒有要你擋……是你自己……”女孩嘟起嘴,小聲地反駁。

“對,是我自己的問題可以吧,現在請你……咳咳……”

“欸欸,你不要緊吧,好啦好啦,對不起、對不起,都是人家的問題。只要你不生氣,從現在開始,人家什麼都聽你的。”女孩看著男孩蒼白的臉孔,虛弱的幾乎無法繼續說話,趕緊安撫道。

“說到做到。”男孩眼神真摯,不容許女還有半點呼弄他的意思。

“當然!”

 

為什麼晨翔會跟她說那句話?

那個承諾是她和王查理的回憶,她不記得有答應晨翔任何事啊。

 

“沒想到,你還是這麼愛護她啊。”黑衣人閃過晨翔左方發動的猛烈攻擊,遊刃有餘的避開順便諷刺道。

“與你無關。”

晨翔提升一級自己的戰力指數,招招不留情,卻不是攻擊到致命之處,反觀黑衣人卻下手不輕,每一招都是攻擊到要害,像是對晨翔有著什麼深仇大恨般,要他的命,裘球雖然為著晨翔緊張,但驚訝卻多過擔心。

她能感應到,此刻他的戰力指數,竟然超過15000,甚至不知到高點在哪裡!

這個晨翔,到底是誰?

 

“不准傷害終極一班的學生!”天臺的門被踹開,汪大東拿出龍紋敖,飆起紅色的戰力指數向黑衣人展開攻擊,他的身後跟著雷婷以及整個終極一班,Evan看到陷入苦戰的晨翔,也加入戰局,而好戰的辜戰也拿出豬狗不如強強棍打向黑衣人。

“King,你們怎麼來了?”裘球看著整個終極一班,還未從驚嚇中回過神,她發現汪大東一來,防護罩就消失了。

“我跟汪大東感受到魔化的氣息還有很強的戰力指數,就趕來了,沒想到這個新同學的戰力指數竟然破萬。”雷婷頗有深意的看著正在打鬥的晨翔,嚴肅的說。

“King!他沒有惡意的!”裘球聽完慌張的解釋,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替晨翔說話。

“我知道,只是有些事,我不得不問清楚。”雷婷也飆起戰力指數,紫羅蘭色的異能球放在手上,散發出雷婷特有的王者氣息,一旁的花靈龍、那個誰、林思宇、止戈和厲嫣嫣都拿出武器準備上前幫忙。

黑衣人見情況不妙,放出絕招,紫黑色的異能突然爆炸,讓所有人承受不住的向後退了好幾步,等紫黑色的煙霧散去,黑衣人已消失,花靈龍起身將武器指向帶著些許外傷的晨翔。

 

“隱藏破萬的戰力指數轉來終極一班,你有什麼目的!”花靈龍不客氣的問。

“難道你是Ko.1?”辜戰充滿敵意的質疑。

“晨翔,你來終極一班,是有目的的嗎?”雷婷示意辜戰和花靈龍收起武器,和善卻不失威嚴的問道,但晨翔卻沒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著他們。

“晨翔小弟弟啊,這破萬的戰力指數可不是開玩笑的欸!你這樣不說話是什麼意思啊!”汪大東也有些心急,他的直覺早就告訴他這個人不簡單。

“不是的,晨翔人很好的,他絕對沒有惡意。”一旁的Evan趕緊為自己的好朋友辯解,因為他知道晨翔有自己的苦衷,無法說出口。

“花少爺,晨翔沒有惡意的。”裘球也為Evan幫腔。

“那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那個誰懷疑的看向Evan,而他也是支支嗚嗚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這不是他能決定說不說的啊!

“不給個交代,我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花靈龍滿懷敵意的看著晨翔。

互不相讓的氣氛,眼看另一場戰鬥將要爆發,裘球心裡是十萬火急,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知道晨翔絕對沒有惡意,但她也不能盲目的信任啊。

 

“他絕對沒有惡意,這點我保證。”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中萬鈞!”

“中萬鈞!你回來了!”

 

 

終極一班的所有人都驚訝著突然回來的中萬鈞,此時的他沒有穿著學校制服,黑色的戰鬥服襯托出他儼然不同的成熟與歷練,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不知道經歷了什麼,整個氣息變得不一樣了,然而他還是以前的中萬鈞,為什麼呢?

好比此時看向雷婷的眼神,完全沒變。

“雷婷。”

“萬鈞,你事情都處理完了嗎?”雷婷欣慰的笑了笑,感歎中萬鈞短時間之內的進步,她能感受到他的戰力指數有大幅度的成長。

“都差不多了。”但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和汪大東,等等再向你們解釋,包括你眼前這個晨翔的事,這裡人多不方便,請你叫終極一班的人相信他,這很重要,他是我們金時空最大的機密──接下來的話都是用傳音入密對汪大東和雷婷說的。

汪大東用眼神示意,雷婷接受到這個訊息,便對著終極一班的人說:”大家,我相信晨翔同學有他的苦衷,中萬鈞也說能保證他沒有惡意,況且逼人招供也不是我們對待同學的方式,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大家也要像之前一樣對待他們,好嗎?”

“可是King……”花靈龍想追問下去,卻被雷婷給打斷。

“靈龍,我知道你的擔憂,謝謝你,但這件事就這樣吧,我有我的苦衷,抱歉了。”雷婷帶著歉意的眼光看著花靈龍,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想了一下,便低頭沉默離去。

 

終極一班的人三三兩兩的散去,雷婷和汪大東也跟著中萬鈞離開,辜戰看了裘球一眼,沒有說些什麼就直接離開,臉上佈滿烏雲,止戈覺得莫名其妙,在後頭叫辜戰等等他,厲嫣嫣像是了然了什麼似的,頗有深意的看了裘球一眼。

辜戰……在吃醋吧。

厲嫣嫣笑了一下,豈料這全被那個誰看在眼裡,她感覺到那個誰的視線就匆匆離開,她不希望他誤會,林思宇看了晨翔一眼,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飛奔離去,天臺上只剩下晨翔、Evan以及裘球。

“晨翔,你傷怎樣了,要不要去保健室?”Evan擔心的問。

“沒事,小傷,裘球,有沒有哪裡受傷。”晨翔著急的檢查裘球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外傷,見她不說話,他放緩焦急的語氣,和藹的說:”沒事就好,我會保護你,不要害怕,好嗎?”

 

她沉默因為真的害怕了。

 

方才裘球想出手卻被晨翔阻止,為了制止她,晨翔硬生生地接下那黑衣人的一擊,連她都能感覺到晨翔現在只是在勉強自己,裝出沒事的樣子,但她知道她只要推他一下,他就能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如果汪大東他們沒有趕來,是不是他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站在這邊擔心她的傷勢了?

剛剛那一幕,她想到以前小時候,有一個人也是這樣拚死的保護著她,制止她上前幫忙,獨自一個人擋住突然出現的魔物,明明當時以他的能力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死,無論她怎麼叫喚,那個人始終不願解開保護著她的防護罩,就因為這樣,她再也沒有看過那個人了。

王查理,你怎麼會那麼傻。

裘球抬起頭看著晨翔,想到王查理的事,眼角泛出淚水,眼前的人似乎與王查理交迭,她真的忍不住想──難道他們是同一個人嗎?

 

晨翔看見裘球眼角的淚光,以為她是被嚇壞或者受了什麼重傷,慌張地問:”怎麼了?是不是傷到哪了?要不要緊。”

裘球只是搖搖頭,兩眼直視著晨翔,栗色的髮絲被汗珠沾濕貼在額前,陽光照射下陰影分明的五官卻擋不住焦急的神情,嘴角的血還沒被擦拭掉,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她有沒有受傷,完全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

為什麼,他們那麼像?

 

“你到底是誰?”

 

看著聽到這個問題而愣住的晨翔,裘球只是苦澀的笑了笑。

不可能的,她明明是親眼看到他在她面前被魔擊倒,怎麼可能再復活?

別傻了。

 

裘球不等晨翔的回復,自個兒轉頭離開,如果真的是他,她又該如何面對他?裘球現在的心情複雜到一個極點,晨翔看著裘球離去的背影,沉默著,但誰都看的出來,他臉上複雜的表情,先是從驚訝,轉到沉思,再轉到悲傷。

“兄弟,我覺得你應該對她說清楚。”Evan看著自家兄弟難過,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勸慰道。

“不,還不能說,至少時機未到。”

“那你打算就這樣一個人痛苦下去?”

“如果我說了,一定會帶給她更多的困擾以及危險,什麼都不知道是最安全的,我們也要儘快找到幕後主使者,才能制止一切。”嚴肅的口吻,晨翔一改先前溫暖如風,此時的他像是個背負著重責大任的王者一般。

“剛剛那個黑衣人不就是主謀了嗎?幹嘛還要找?”Evan不解的問。

“不,他不是,他是我的哥哥。”

 

“不是跟你說,不要輕舉妄動嗎!”女人的聲音,即使在斗篷的掩蓋下也遮不住的憤怒。

“Take a easy, ok?我只不過出現了一下,又沒曝光我的身分。”黑衣人不改痞痞的語調,更自負的說:”而且你看,我將那王晨翔打傷了,不也有利於主上嗎?幹嘛這麼緊張?”

“主上明明說,不准你隨便出手!違抗主上的命令,難道你不想活了嗎?更何況那王晨翔已經知道你的身分了,你這樣我怎麼完成我自己的任務!”女人對黑衣人無所謂的態度大為光火。

“拜託,王晨翔是知道我的身分,但他怎麼會想到你呢?你也太神經敏感了吧!小心以後得什麼精神病,主上可不會喜歡你囉!”黑衣人挑釁的說。

“你!簡直不可理喻!”女人的憤怒達到最高點。

“反正我們的任務本就不互相阻礙,更何況最終目的是一樣的,你何必多管閒事呢?你也快加緊腳步吧,我可是快完成了呢!我看你一點進度也沒有啊!”黑衣人再度調侃。

“不用你管,記住,主上絕對不允許違背他命令的人,你也是知道隨便行動有什麼後果的,好自為之!”女人憤怒的甩了斗篷轉身離去,不屑再與黑衣人對談。

 

黑衣人玩味的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

百度那邊快完結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