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高的戰力指數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一早起來,房子完全沒有裘球的身影,原以為她已經出門,正想關上她的房門上學去,晨翔卻發現了裘球的書包和遺落在床上的手機,不解的皺眉,晨翔拿起裘球的手機,在看到還未關閉的簡訊內容後,驚訝地瞪大眼睛。

“晨翔,再不走要遲到了!”Evan推開房門,就看到晨翔愣在床邊,突然丟下手上的手機和書包,急忙的沖出外面,留下一臉不解的Evan。

Evan拿起手機看到裡面的訊息,心想不好,也匆忙的離開。

“裘球!你在哪裡!”晨翔像發了瘋似的大吼,過不久後Evan也趕到,然而他看到的卻是晨翔無助的跪在地上,他的前方有一灘血以及沾滿鮮血的貓爪,他臉上的自責使他瞬間憔悴了許多。

晨翔的手指輕撫過地上乾涸的血跡,他不難想像裘球受得傷有多嚴重,甚至連貼身武器都已經被攻擊到殘破不堪,手指慢慢收起緊握成拳,到底是誰將她給抓走,他絕不輕易饒恕!

 

“你來的比我想像中還要快啊。”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他得意地走到晨翔的前方諷刺道。

“她在哪!”晨翔憤怒的起身,眼神充滿殺氣的望著那個男人,天空藍色的異能瞬間爆發,強大的氣場使的剩死門附近的落葉開始不安分的飄動,一旁的Evan也感受到來者不善,擺起戰鬥姿勢,隨時準備應戰。

“火氣可別那麼大,人可不是我帶走的,問我也沒有啊!”男人無賴的雙手一攤,顯示自己的無辜。

“廢話少說,告訴我她在哪!”晨翔再度大吼。

“我說弟弟啊,你沒聽見我說的話嗎?人不是我帶走的。”

 

“晨翔,他是你哥哥?”Evan望著這個黑衣人,不敢置信的問。

“唉呦,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王以綸,王晨……應該說是王查理的哥哥。”王以綸痞痞的笑著。

“哥,你若不把她交出來,休怪我無情!”晨翔不再隱藏自己的戰力指數,近乎3萬點的戰力指數瞬間釋放,手中握著湖中劍,頭髮隨風飄揚,王者君臨天下的氣魄壓制著王以綸,一旁的Evan也飆起戰力指數,拿出拔魔斬。

 

“王查理,接下來,你將會為你過去的行為,付出代價。”

王以綸不以為意的笑了笑,突然瞬移離去。

晨翔收回異能,但手中的湖中劍卻緊握著不放,Evan知道他在自責,可是王以綸怎麼會突然消失了呢?正當Evan沉思之時,終極一班的人趕到,他才驚覺王以綸的目的。

他就是想拆穿晨翔的身分。

 

“裘球呢?”雷婷一趕到就馬上問這兩人,剛剛她接到訊息說裘球被人約到剩死門,原因是因為辜戰被綁走了,但當辜戰、止戈和厲嫣嫣一起到學校的時候,驚覺大事不妙,就率領終極一班前來。

沒想到在過來的路途中,竟然感受到高達3萬點的戰力指數。

轉過頭看向汪大東和中萬鈞,他們對雷婷點點頭,果然猜得沒錯,晨翔真的是王查理──正統王族唯一活下來的人。

萬點的戰力指數,不算高,但也不低。也許跟與銀時空曹操、武虎將、孫權與鐵時空終極鐵克人相比,這只算是尚可的戰力指數,但他們是金時空。

自斷腸人自廢武功、刀瘋使出兩次元神渡命後異能盡失、刀鬼被救回後也異能散盡後,就沒有如此高的戰力指數在金時空出現,黑龍雖然恢復異能,卻也達不到十年前的巔峰。

 

如此高的戰力指數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晨翔!快把裘球交出來,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辜戰拿出辜狗不如強強棍,指向晨翔。

“你還有臉談裘球?你不是喜歡那個林思宇嗎!前些日子還跟她曖昧不明,現在關心裘球,你憑什麼!”晨翔不甘示弱的回嗆。

“晨翔同學,最近反常的行為都是因為他中了林思宇的虛情假意愛上你,他完全不記得前些日子的事,今天一早還把我和嫣嫣嚇了一大跳,以為他失憶了呢。”止戈慌忙的解釋,還好前些日子就覺得辜戰的行為有些詭異,便去問父親有沒有可能是中邪之類的,原來是中了虛情假意愛上你。

“林思宇那個人,我早就懷疑她了,早就知道不要顧及她是女生的身分,不敢對他出手,否則也不會演變成這樣。”花靈龍有些慚愧地說。

 

“晨翔,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你的身分。”雷婷看著晨翔手中的湖中劍,其實心底早已經有答案,但她還是需要確認一下。

終極一班眾人隨著雷婷語尾落下,眼神齊齊看向晨翔,尤其是具有戰力指數的人眼中皆帶著複雜的情緒,剛才如此高強的戰力指數,如果他想,幾乎可以一舉稱霸整個高校界,Ko榜也會因為他重新洗牌,甚至刷新有史以來Ko.1的戰力指數高點。

“對啊,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你是Ko.1?”那個誰不滿的質疑。

“不是的,晨翔人很好,他……”Evan慌張地為晨翔解釋,卻被打斷。

“是不是Ko.1,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晨翔不以為意的笑著說。

 

“你說什麼?”花靈龍有些被晨翔的態度給激怒。

“Ko榜不過就是黑龍專門設置給你們這些血氣方剛、好取功名利祿的高中生,然後由高低排名一個一個收編,再煉製成武屍,而我王族為了擺平這些紛爭犧牲掉多少人!”晨翔有些反常地大吼,回想起來,雖然他當時只是小孩子,但那些畫面依舊歷歷在目。

“你是什麼意思?”中萬鈞不解的問,看來盟主派給他追查的事情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如果十年前那群異能行者,不要看不慣田家勢力強盛,其後代實力幾乎能佔領Ko榜前幾名,他們聯合魔一同殲滅田家,我王族也不會派出那麼多人去擺平紛爭,犧牲了眾多傑出人才,田弘光也不會被黑龍給抓走煉製成武屍,甚至給了魔機會,襲擊空無一人的王家,然而家中完全無人守護,最後堂堂金時空王族被魔給攻擊卻無力抵抗,整個王族被全數殲滅!”晨翔這十年來獨自承受的滅族之痛,再也忍不住的吼了出來。

 

眾人一片寧靜,也許是有些愧疚,也或許是對於晨翔的遭遇有些憐憫,所謂的Ko榜,除了排出戰力指數高低,不停地向上挑戰之外,好像一點益處也沒有,還因為這項排名制度,引發了諸多事件──Hell vision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今年二十歲,照理來說,已經不是高中生了,而王族生來的血統自然就是要隱藏自身的能力,怎麼可能會去挑戰這種引人注目的排行榜甚至去當榜首呢?”晨翔歎氣,一次說完所有事情,前所未有的無力感包圍著他,王者生來就要習慣孤獨,只是當一切重擔加附在一個只有十歲的孩子身上,未免也太令人心疼了

“所以,你是……”中萬鈞等著晨翔的下文。

“王族唯一倖存者,金時空現任的王──王查理。”晨翔終於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

 

“既然你是王族,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這樣大家都可以保護你了啊!”許是剛才對晨翔的態度有些不好,那個誰趕緊提出意見。

終極一班的眾人聽到此話,皆贊同的點點頭,可是中萬鈞像是瞭晨翔苦衷似的皺了眉,看向晨翔。

“當你的身分揭穿,就代表一場大戰將開始了,對嗎?”中萬鈞問。

“是。”晨翔閉上眼睛,煎熬的說出這一個字。

 

原來如此。

根據中萬鈞這些日子以來的觀察,王查理若要保護自己的真實身分,沒有必要隱姓埋名來到這個是非之地──終極一班,化名晨翔也許是一種保護措施,但這絕對是下下之策。

除非,他有不得不的理由。

當初盟主說過,幕後主使者的目標是裘球,當初大家對此還十分困惑,以為是盟主探錯了情報,但若將這一切串起來就說得通了。

王查理轉來,是要保護裘球──他的命定之人免於身陷危險之中,不得不化名晨翔並且不與裘球相認,擒賊先擒王,但若王過於強大,就先擒住他的弱點。

但,幕後主使人最終目的是什麼?

 

“晨翔極力隱藏自己的身分,就是為了避免大戰的引發,也是為了保護裘球不受到傷害,畢竟她也算是未來王族的人吧。”Evan看晨翔痛苦得說不出任何話,便替她繼續解釋。

“裘球是王族的人?她現在在哪裡?”辜戰緊張的問。

“她是晨翔的命定之人,也算是未來王族的夫人吧,我們在猜也許是因為這個身分,那些人才會處心積慮地對她下手,我想,她應該是被人給抓走了。”Evan回答。

辜戰愣在原地,腦袋無法思考。

 

雖然說裘球被抓走這事令他很著急,但他剛才沒聽錯吧?裘球是晨翔的命定之人,也就是說……他沒機會了嗎?

止戈擔心的看著辜戰,他知道辜戰對裘球消失這事感到很自責,但厲嫣嫣很清楚辜戰心中在想的,其實是命定之人這件事。

“我想,現在要緊的是找出裘球,大家也要開始備戰了。”雷婷對著整個終極一班說,也許再過不久將會是一場惡戰,他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四周突然掀起狂風,掃蕩整個剩死門殘破的樑柱,宛若孤寂的狼在嘶吼,味著接下來的危險做出警告,但此刻沉悶的氣氛卻被一道聲音給打破。

 

“是說晨翔小弟弟啊,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情?”汪大東突然問。

“你說。”晨翔冷冷的響應,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裘球的事。

“我們到底要叫你晨翔還是王查理啊?”

“汪大東!”對於汪大東的智商,雷婷無奈的仰天長歎。

“拜託,這很重要欸,啊啊啊,會痛!你別打了!”汪大東哀號。

 

 

 

 

 

 

-----------------------

越來越期待終極一班4了!

每次看他們欲言又止的預告,真是心癢癢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