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裘球,卻找不出任何她從前可愛的痕跡。

 

 

“你根本找死!”辜戰再也忍不住,展開攻擊。

晨翔見狀,便和他一同攻向王以綸,因為他知道辜戰不是王以綸的對手,而距離林思宇最近的雷婷和厲嫣嫣也對發動攻擊,其他人想上前幫忙時,旁邊突然多了許多的魑魅魍魎,黑壓壓的一片向他們襲來!

汪大東拿出龍紋鏊,將襲來的這些魔給打退,中萬鈞在他身後也用彈珠擋掉了想偷襲他的魔,止戈則用刑天盾擋下魔的攻擊,三人合作無間卻無奈數量太多,完全占不了任何優勢,幸好Evan拔魔戰士的血統派上用場,幫他們減輕了不少負擔。

花靈龍收起平常戰鬥時的優雅姿態,因為他知道這場惡仗不能有一絲的閃神,況且他也沒有空閒整理因戰鬥而被弄亂衣衫,那個誰提高警戒,利用他存在感低的優勢偷襲,他們對於這些魑魅魍魎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一旁的林思宇許是喝了剛才的不明液體,在雷婷和厲嫣嫣的圍攻下竟然不會落於下風,三個女生打得難分軒輊,雷婷一拳一腳接扎扎實實的打向林思宇的身上,但皆被林思宇閃躲開來,厲嫣嫣也趁機攻向林思宇,不給他任何的機會喘息。

就在她們連續的攻擊下,雷婷終於發現林思宇的弱點。

 

雙臂伸展,趁林思宇被厲嫣嫣拖住這短暫的幾秒,在掌中凝結巨大的能量,紫羅蘭色的異能釋放,有著領導風範的氣場壓制住林思宇,就在這一秒,雷婷將能量球擊向林思宇的弱點──右腳,她閃避不及倒在地上,艱困的想起身,雙腳卻不聽使喚。

雷婷和厲嫣嫣點頭示意,兩人便去幫汪大東他們解決那些源源不絕的魔,加入了兩人的戰力替他們減輕不少負擔,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種消耗戰遲早會將他們的體力與戰力消磨殆盡,該如何是好?

一旁,晨翔始終無法拚盡全力出招對付王以綸,導致這場戰鬥成了耐力戰,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辜戰有些心急,因為他真的很擔心裘球的狀況,使他在戰鬥中分心,被王以綸一招打向腹部,他倒退了好幾步,用棍子撐地,才沒有倒下

“堂堂戰神,竟然如此不堪啊,真是有愧這項美名。”王以綸看著嘴角泛血的辜戰,冷冷地諷刺。

“你!”辜戰有些不甘,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能力遠遠不及於他。

“接下來,就是你!”語畢,王以綸毫不猶豫地攻向晨翔,一招接著一招,完全不給晨翔穩住腳步的機會

 

“哥,你一定要這樣嗎?王族現在只剩你和我了,為何一定要互相殘殺?”晨翔閃過那一拳後,趕緊問道。

“哼,我早就是被放逐的人了不再是王族,也不是你哥!”王以綸停下攻擊,眼中佈滿血絲,想起過往,止不住的怒吼。

“哥,你是我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我知道你還是把我當弟弟的。”晨翔勸和。

“親人?真是可笑,為什麼當我被王族放逐後,從來沒有人說過我是他的親人!明明是兄弟,一個因為被魔化而被拋棄,另一個卻可以繼承王位,你叫我心裡怎麼平衡!”王以綸近乎瘋狂地嘶吼

他絕對不會忘記那年,為了擋下那波攻擊,而永遠留下的傷痕。

 

那時,王以綸是整個金時空王族的驕傲,年輕有為的他,年僅十五歲就戰功赫赫,所累積的功績可以說是自王族有歷史以來,最輝煌的紀錄。

當年,他陪著父親打拼,攻下了整座魔的城池,一舉殲滅了長年騷擾著金時空的魔族,正當他準備凱旋而歸時,悲劇就此發生。

這份擊敗對手的榮譽使王以綸對那些人掉以輕心,他萬萬沒想到那些魔化異能行者竟然還活著,甚至一起對他的家族發動最後一波攻擊,為了拯救他的家族,他拚盡了一切異能後失去意識,當他醒來,卻發現自己喪失所有異能,但體內卻有著一股不屬於他的能力在流竄。

他被魔化了。

 

堂堂金時空下一任的王者繼承人,竟然被魔化了,這傳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話,王族的長輩們絕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們說服王,將其放逐,反正他五歲的弟弟──王查理,一樣可以繼承王位,就當王以綸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

曾經,讓王族引以為傲的希望,竟可以在一夕之間被當作垃圾丟棄。

真是可笑,他拚盡全力守護的族人,竟然是如此回報他。

 

“當年父親也不逼不得已,他就是因為放逐你的事,心裡鬱結難耐,在你離開沒多久就去世了!哥,整個王族就只剩我們了,難道就不能……”晨翔極力的勸阻王以綸繼續和他戰鬥,他是真心的不想再和他唯一的親人打了。

“少廢話,放逐我就是事實,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王以綸打斷晨翔的話。

 

王以綸將戰力指數飆到極限,完全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晨翔見狀,拿出王族象徵的湖中劍,洶湧彭湃的劍氣席捲著他身邊的一切,此刻他就像是處於強風暴雨的颱風中心,無比的平靜。

這場兄弟之戰,終究是要分出勝負的。

與剛才判若兩人,此刻晨翔身為王者的氣場毫不保留的展現,對王以綸的攻擊也不同剛才,一點放水的意思也沒有,紫黑色與天空藍的異能交織,兩個人都同時使出了最後一招,劍與拳的對撞,剎那間燦爛的光華閃過,封住了所有人的眼睛,連帶地將那些魑魅魍魎給一舉殲滅,這光芒卻又在一瞬間,煙消雲散。

勝負,已然分曉。

只見王以綸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晨翔以劍撐地單膝跪在地上,而鮮血,也一滴滴從他唇邊落下,看似晨翔贏了,實則兩敗俱傷。

血濃於水,親人之間的互相殘,傷的,終究是自己。

 

“沒想到他們倆竟然會被你們打敗,真是可惜了我的栽培。”空氣中傳來一道男人的聲音,語氣十分的無奈,更是有些不屑。

“主上,請恕屬下無能。”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林思宇,艱困的轉換姿勢單膝下跪,單手握拳擺在心口上,顯示對於這個男人的敬畏。

“不怪你,你做得很好。”這時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男人現身在林思宇旁邊,溫暖的黃色異能包圍住她,一瞬間林思宇的傷完全好了。

“你是誰?”汪大東拿起龍紋鏊指向那神秘人。

“裘球在哪,快把她交出來!”辜戰在剛才得到片刻的休息,調整內息後已經快復原得差不多了。

“既然你們這麼想見她,我便讓她出來吧。”

 

神秘人的身後走出來一位少女,一頭烏黑的長髮垂到了胸口間的位置,一雙大眼,在濃長的黑色睫毛下閃著,但眼神卻是如此的空洞,一身黑色蕾絲蓬鬆的短禮服和黑色的平底鞋襯著她像一隻洋娃娃。

明明是裘球,卻找不出任何她從前可愛的痕跡。

她的眼中閃著詭異的紫色光芒,此時她散發出的異能在也不是討人喜愛的粉色,而是和這神秘人同樣的紫黑色──這是魔的跡象。

“你把裘球給怎麼了!”晨翔看到她變成這樣,憤怒地大吼。

“怎麼了?我只不過是開發了她潛在的能力,你看她現在多美啊!”神秘人緩緩地抬起手,手中就好像有透明絲線控制著她,裘球抬起頭,眼中散發出紫黑色的光芒。

“裘球!”距離裘球最近的厲嫣嫣和雷婷想上前帶回她,沒想到裘球突然抬起手,眼神充滿殺氣,一揮手就將雷婷和厲嫣嫣擊退。

 

“讓他們看看,如此美麗的你吧!”神秘人突然雙手舉起,剛剛黃色的異能消失不見,紫黑色的氣體瞬間包圍著他以及裘球,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光芒,突然就對在場的所有人發動攻擊,快得讓人錯手不及。

大家不願傷害裘球,眾人皆只有挨打和防守的份,一旁的神秘人也開始對晨翔發動連環的攻擊,彷佛與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皆是致命殺招,由於剛才與王以綸的對戰已經消耗了過多的異能以及體力,晨翔和他打起來有些吃力。

突然神秘人和裘球聯合,紫黑色的氣體瞬間聚集,狠狠的往終極一班的方向打去,眾人皆被擊到在地,身負重傷。

“沒想到,如此不堪一擊。”神秘人諷刺的說,向裘球招手,她便走回他的身邊,安靜得宛如櫥窗中擺放的精緻洋娃娃。

“你到底是誰!”晨翔緊握住腹部的傷口,忍不住憤怒的大吼。

“你竟然忘了我?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神秘人脫下斗篷,出現的竟然是一張清秀的臉蛋,過於蒼白的皮膚讓他顯得有些病態,冰冷的氣場和此人的臉蛋完全不符合,晨翔驚訝地瞪大雙眼。

 

“小熊,你竟然還活著?”晨翔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看來王查理,你還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啊。”小熊看著有些狼狽的晨翔,輕輕地抬起頭驕傲的說:“就讓我來告訴你,所有的事吧。”

 

 

 

 

 

 

-------------------------------

謎底即將揭曉啊~~~

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蓉兒ღ。 的頭像
。蓉兒ღ。

芙蓉依舊

。蓉兒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